Soon Chen Kang 江欣珍
2017年7月12日

前推特中国掌门人陈葵指出文化差异导致她任职之初的争议

前Twitter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陈葵(Kathy Chen)曾经因为军人背景而引发争议,日前她就此事发表意见并介绍了最近转向电影行业的原因。

前推特中国掌门人陈葵指出文化差异导致她任职之初的争议

尽管担任知名社交媒体Twitter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仅十个月,但陈葵也引发了不小的关注。在她任职之初,中国持不同政见的群体和一些民主团体因为她的军人身份背景而提出反对意见,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和抗议。Twitter在去年缩减中国区业务,而陈葵也成为亚太地区高调离职的高管之一。

在周二于杭州举办的阿里巴巴集团全球女性与创业大会上,《Campaign中国》对陈葵进行了访问。

请问自从离开Twitter以来,你都在从事些什么工作?

我休息了大约三个月,然后在3月份开始准备成立新公司Waterwood Pictures。它由两个实体企业合并而成,一个是一家电影制作公司(光延时代文化传媒),另一个是数据分析公司。我们希望将新公司建成中国内地电影业的B2B平台,目前内地还没有这样的服务。在这一平台的帮助下,我们可以在展开资本投资之前,根据数据来评估电影项目...脚本等。我们还希望将业务拓展至香港地区。

你为什么选择电影业?

这和我在Twitter的经历有关,因为在Twitter我的工作从本质上讲就是讲故事,帮助中国企业走向更广阔的世界。在围绕离职话题而发布的一些Twitter内容中,陈葵曾指出在她的领导下,大中华区广告客户从2014年到2016年的增长高达400%。 

Twitter是华为和阿里巴巴等中国品牌建立全球品牌形象的良好平台。通过Twitter,他们可以与同行沟通,让别人了解他们的文化,参与全球性的活动。在我以前的职位创立之前,这项工作是由香港和新加坡的团队来完成的。语言不是障碍,这些团队的成员也可以说普通话,但他们对中国企业并没有深入的了解,也不理解什么样的品牌塑造方法适合中国企业。

所以[Twitter]需要一个能直接与中国企业CMO沟通的本地人,一个可以帮助中国品牌找到以受众为导向的品牌营销方法的人。我的职业生涯与中国的改革开放步伐很一致,我很了解中国企业,也曾经长期在美国公司工作,所以我可以成为连接中国的桥梁。当然这个工作并不简单,因为你需要找到有效的方法才能很好地发挥桥梁作用。而且它不能是一个单向的方法,因为你必须从受众的角度来看问题。

在加入Twitter之后引发了争议,这是你意料之中的吗?

当时看到这样的消息时,我很震惊。你必须明白,我这一代的人在职业选择方面没有太多的自由。我大学时主修计算机科学,而且当时不用付学费。毕业后,我们能分配工作,而我被分配去了军队。我们或者去军队,或者去政府机构。直到1993年才放宽政策。所以,我在1993年离开军队,并加入了私营企业。我像其他人一样填写职位申请表并参加面试。我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是在美国公司中度过的,曾在微软和思科担任高级职务,所以我曾经的工作历史从来都不是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文化差异的问题,导致人们对我加入Twitter反响异常强烈。 

你在Twitter学到了什么?

这段经历让我拓展了思路。Twitter让我知道要去满足不同需求,因为它们覆盖的市场非常多样化。我学到了去利用新闻和现场活动,主题标签等等。在Twitter从事的工作还让我发现讲故事是很有意义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决定进入电影行业。 

中国去年的电影票房比较萎靡,你认为新公司的前景如何?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像中国的很多事情一样,电影业发展太快,而且是以牺牲电影质量为代价的。我们缺乏优质的内容和人才。然而发展是具有阶段性的,现在我们开始根据不同的观众来区分内容和市场细分了。如果你看香港电影业,他们最初从闹剧风格开始,后来逐渐多元化形成不同的风格。我对中国内地的电影行业前景非常乐观。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KOL成长记:“微影响者”带来的效益
付费
1天前

KOL成长记:“微影响者”带来的效益

中国的影响力营销市场已经拥挤不堪。对KOL来说,好消息是人们的兴趣不太可能很快消退。那坏消息呢?品牌们正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挑剔。

付费
区块链技术:食品行业的“信任网”?
付费
1天前

区块链技术:食品行业的“信任网”?

从田地到餐桌,区块链技术对于中国餐饮品牌来说渐渐至关重要。

付费
戛纳广告节主办方宣布简化奖项结构
付费
2天前

戛纳广告节主办方宣布简化奖项结构

主办方宣布了对明年活动设置的一系列改变,包括缩短活动天数至五天以及简化奖项结构。

付费
英国独立代理商AnalogFolk落户中国上海
付费
2017年11月13日

英国独立代理商AnalogFolk落户中国上海

AnalogFolk宣布了其上海办事处的成立。这是其在全球第六间办公室和亚洲的第二间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