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6年10月17日

过劳死:有害生命的加班文化,请广告行业务必正视

客户咄咄逼人、管理体系不善,再加上工作流程效率低下——种种原因导致了日本广告行业的巨大压力导致员工自杀,这样的悲剧希望能也警醒中国广告人。

过劳死:有害生命的加班文化,请广告行业务必正视

日本劳动标准检查机构在对电通一名女员工自杀(2015年12月)事件展开调查后,于10月7日宣布,工作压力太大是导致此次悲剧的原因。

当地媒体Matsuri Takahashi报道,该员工毕业于东京大学,现年24岁。她在电通的数字客户部门工作,每月的加班时间高达70至130小时。

《朝日新闻》还指出,此部门正是被发现超额收取客户费用的部门。电通曾就这一丑闻公开道歉,更表示,这一部门存在员工不足的问题。

自杀女员工的母亲上周呼吁日本改善劳动管理体系,防止类似悲剧重演。

电通员工自杀并不是首次:东京高级法院曾对一名24岁员工1991年自杀的案件进行调查,宣判电通需对此事件担负部分责任。曾经就职于博报堂的作家Ryu Homma表示,日本媒体对于电通的谴责不够,而更多是让电通自己内部进行反省,这意味着电通并没有面临很大的压力去解决问题。

发生在电通的悲剧无独有偶。在全球范围,广告和营销行业经常被指责对员工的工作要求不合理。2013年,来自扬罗必凯印尼办公室和奥美公关北京办公室的两名年轻员工就因为工作负担过重而不幸死亡。

问题的核心远不止一家代理商那么简单。在Takahashi案件宣判时期,日本政府曾首次针对过劳死问题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在日本各个行业,有近四分之一企业的员工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调查结果证实了大家早已知道的事实——在日本加班是普遍现象。

报告显示IT行业员工加班时间最长。同时,广告和公关行业是全球公认的压力最大行业,那么,在原本压力就很大的日本,广告和公关行业的工作就会更加辛苦。

Optia Partners东京办公室执行调研专员Tyron Giuliani表示,在人们选择离开广告行业的前三大理由中,工作时间过长就是其中之一。而其中来自媒体和客户服务部门的员工崩溃的可能性最大他表示,很多员工在超过35岁并且开始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更加想要离开。有小孩的女性往往待遇最低——工资低,而且必须朝九晚五的工作。

加入品牌企业内部的营销团队通常比加入代理商要好很多。但是,招聘公司PowerUp Solutions的创始人Gary Bremermann表示,品牌客户的营销人员往往会提出很过分的要求,加重了代理商员工的工作,导致了恶性循环。

一位曾经在广告行业打拼的日本千禧一代员工透露,这最终导致客户和制作公司的员工都面临同样大的压力。她表示,对于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而言,Takahashi加班的程度并不罕见和稀奇。在加班几个月之后,员工们都把来自医生的警告信当成“荣誉勋章”。

诚然,广告是一个需要大量人力的行业。但Giuliani认为,管理层应当学会如何拒绝客户的不合理要求,从而改善员工的工作状况。他说:“客户经常会要求根本不在协议范围内的服务和关注度。过多的面对面会议、从不拒绝客户的态度都让广告代理商员工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

他建议说,广告行业应当与客户培养合作关系,而不是主仆关系。他们还应当简化流程,更好地利用时间。他说:“有太多的会议和报告都是在走形式”。这样的内部流程导致员工无法在合理的时间内完成工作。只需要请第三方分析人士来帮忙,这些问题都可以很轻松地解决,但很多代理商似乎不愿意为此投资。

此外,代理商高层还应当更多地以能力为基础来培训和提拔员工,而不是年龄为主。Giulian发现:“不好的习惯往往会从一个经理那里传到另一个经理。用更多的时间进行正规培训和员工培养不仅能让代理商获益,还能大幅提升员工的工作质量。”

法律及社会推动

本刊希望此次的悲剧能够引发广告行业已迟到很久的变革,这不仅能惠及个人,也能惠及全行业。问题是,年轻人为何还要加入这样一个压力重重的行业?

Campaign日本访谈的那位匿名的千禧一代认为,能够与明星和大品牌接触,这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非常有吸引力。当然,事实远没有如此光鲜。但是有很多却不愿意离开,因为害怕被当成“失败者”。

她说:“有些事情比工作重要得多,但是当你身处其中时,有时意识不到”。电通在日本依然是一家备受尊敬的企业,有很多积极优秀的方面,比如在能看到共赢机会时鼓励员工自己创业。但是,电通也率先承认在吸引新人才方面力不从心,因为年轻人现在面临的选择非常多,而且他们越来越注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而不是只为公司奉献。

如果能提供这一平衡,广告行业能够很快提升自身对人才的吸引力。然而,如果加班依然被视为是一种“荣誉”,越来越少的人分担越来越多的工作,那么整个行业将很难进步。

很多日本员工在抱怨压力太大时都被领导教训,告诉他们要“忍着点”,而且眼看着自己的工作时间更长。Homma认为,我们必须对过度加班的企业执行强硬的法规,只有这样情况才能好转,否则悲剧还会重演。

前提是,整个社会要更加关注工作压力过大的消极影响。Bremermann认为:“工作时间长并不是问题的全部。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没有政策和流程,帮助我们在悲剧发生之前看到和解决员工的精神健康问题。这是一个社会现象,不是广告行业孤立的现象。” 

来源:
Campaign 中国
标签

关注我们

每日头条新闻、见解及分析

注册Campaign 新闻简报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PHD 中国新名字: 品迪
付费
3天前

PHD 中国新名字: 品迪

2018年是PHD入驻中国的第12个年头。

付费
睿狮中国赢得汉莎集团中国区数字营销业务
付费
2018年1月16日

睿狮中国赢得汉莎集团中国区数字营销业务

睿狮服务的汉莎集团旗下品牌包括了德国汉莎航空、瑞⼠国际航空和奥地利航空。

付费
宜家的电子商务挑战
付费
2018年1月15日

宜家的电子商务挑战

品牌健康检查:目前宜家仍通过其卖场销售大部分的平板包装家具,但随着时代变化,宜家也需要在电子商务领域打起精神。

付费
电通安吉斯集团在中国建立美库尔与电通数码战略联盟
付费
2018年1月12日

电通安吉斯集团在中国建立美库尔与电通数码战略联盟

新公司被命名为美库尔电通(Merkle & c),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和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