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转载
2017年10月10日

“音乐制作不容小觑”系列:上海音乐制作公司Fantasy Music

在广告业,音乐制作并不是最光鲜亮丽,最为人称赞的领域。相反,它很可能是整个创意流程中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但其实不容小觑。

L-R:日本DJ Ryoji Takahashi, 两位创始人 Chris Zhou 和 Jay Wu
L-R:日本DJ Ryoji Takahashi, 两位创始人 Chris Zhou 和 Jay Wu

 

十多年以来,上海音乐制作公司Fantasy Music成功打造了上千支中国电视广告音乐。 Chris Zhou和Jay Wu两位创始人都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音乐系,他们相识于摇滚乐队。电视广告中的各种音乐 – 不论是一个简单的节奏,还是诡异的声音,抑或是派对上的猛烈节奏,都是很重要的,然而却很少有人关注这些独特音乐之声的制作人和制作公司。Chris和Jay二人在音乐领域已经有15多年的经验了,他们想要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回顾创立上海音乐制作公司的历程,以及如何能够在仍不完善的国内音乐制作市场兴盛不衰。

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成立60周年广告,由Fantasy Music音乐制作

TAKING OFF |  起步之初

Chris和Jay不是同一届的学生,但是两个人都是主修古典音乐作曲,两个对摇滚乐充满激情的人就这样相遇了。毕业之后,两个人都去了Sync Music。这家公司成立于九十年代末,当时中国广告业也刚刚起步。在Sync Music工作了五年之后,两个人决定创立自己的音乐制作公司 - Fantasy Music由此而生。

Fantasy Music在海外没有太多知名度,也没有网站,也没有微信公众号。但是成功的音乐创作让人们口碑相传。Chris说他们的多数客户都是在“圈子”找的,另外,“如果导演和制片人看到某个很喜欢的电视广告,很喜欢里面的音乐,也会打听到我们”。

2014年这一年,他们的全年作品数量第一次超过了100部,此后每一年作品数量也都不断增加。单单2016年,作品就超过了160部,似乎他们没有什么理由去改变这种自由放任的商业模式。实际上,他们的客户应接不暇,五个人的团队有时候应付不过来,就要把项目外包,或者找一些自由职业制作人来帮忙。预计2017年底,公司将有170多部作品上映。

Fantasy Music制作的雪碧广告

这么多的业务量靠的并不是低价,实际上他们的”收费远远高于中国音乐制作公司的平均收费“,Chris如是描述上海的音乐制作现状。自2007年以来,Fantasy Music的收费翻了一倍。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上海广告市场的发展壮大,但是同时也证明了Fantasy Music在中国音乐市场上的技术能力和商业实力。

在中国的创意产业,不论是刚入行的新公司还是个人,都需要时间跟客户、广告公司和制片人建立良好的关系。Chris和Jay有时候爱拿一些很难搞的项目和客户开玩笑,但是他们其实对中国体制的规矩也是了如指掌的。很多国外的音乐制作公司来到中国都以失败而告终,但是Fantasy Music却能够游刃有余应对难搞的中国客户。比如,创立于2000年的阿姆斯特丹音乐制作公司Massive Music,就是一家遍布洛杉矶、纽约、伦敦、东京的大公司,它2011年进驻上海,但是却没几年就关门歇业了。

Chris和Jay落落大方地表示,他们非常擅长建立和维护客户关系。任何一个项目,都可能改上好几个版本,才能让客户或者导演满意,但是他们却能做到精准迅速。对于客户,他们有求必应,专注细节,这一点也不是徒劳。他们的业务量之大,也让国内外音乐制作公司望尘莫及。

几年前,两位创始人看到,中国电视广告对电子舞曲、dubstep电子乐和高科技舞曲的需求越来越多。所以,他们找到了当时在上海club里打碟的日本DJ Ryoji Takahashi,并且很快建立了良好的关系。现在,Ryoji跟Fantasy Music合作已经一年多了。他的英文有限,中文也不会说几句,Chris会说一点点日文,但是语言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作,音乐作品不需要完美的语言水平,只需要完美的音调。

Ryoji也仍然继续做日本的电视广告音乐,还在DJ杂志上发表电子舞曲教程,有时候还会去深圳和上海的知名club做DJ,比如上海的M2,但是他却很享受在上海的广告音乐创作所带来的挑战,他说,“广告音乐还处于成长阶段”,说这句话时,他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

Chris和Jay说,他们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客户只有中国本土的品牌和制作公司,Jay还记得当初做的电视广告音乐“有点愚蠢”,他难以掩饰流露出的幼稚。而现如今,不论是中国的广告制作,还是Fantasy Music公司都变化太多了。

在广告业,音乐制作可能并不是最光鲜亮丽,最为人称赞的领域。相反,它很可能是整个创意流程中最容易被忽略的因素,音乐制作人往往没有什么话语权。音乐制作也不是没有让人很崩溃的时候。但是,对于Chris和Jay而言,正是那份最初对音乐的热爱,依然让他们每天都能够全然投入,为每一个项目创作出优秀的音乐。

 

来源:
标签

刚刚发布

付费
子女教育如何成为中国父母最新的地位象征?
付费
20小时前

子女教育如何成为中国父母最新的地位象征?

今年夏天,一篇题为“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披露了中国家长不寻常的消费现象。

付费
案例:葛兰素史克如何“嗅”出新的鼻喷雾剂产品买家
付费
1天前

案例:葛兰素史克如何“嗅”出新的鼻喷雾剂产品买家

只有十分之一的中国过敏患者会选择鼻喷剂,大部分的患者会选择抗组胺药或减充血剂。对此,竞立媒体和其客户葛兰素史克“嗅”出了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

付费
观点:曹星如也许没为耐克“打出名堂”,而可能“打出脑残”?
付费
4天前

观点:曹星如也许没为耐克“打出名堂”,而可能“打出脑残”?

选择将自己品牌与一项已被证明会导致脑损伤的运动联系起来,这一举措是否明智?与拳击运动关联符合耐克的品牌利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