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7年10月20日

WPP犀利指责旭通的海外战略和动画业务,ADK恝然冷淡貌

Asatsu-DK首席执行官Shinichi Ueno(下图)对日本当地媒体表示,无论是否与Bain交易,都铁定与全球最大的广告代理商WPP取消协议。

WPP犀利指责旭通的海外战略和动画业务,ADK恝然冷淡貌

在一系列措词激烈的声明中,WPP两天前对旭通(ADK)动画业务背后的商业逻辑提出了质疑。在10月17日发表的声明中,WPP称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找出旭通动画业务的盈利能力范围和规模,但始终没有成功”,然后反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业务?”

10月16日,旭通曾表示与WPP的合作未能产生“预期的协同效应”并认为自合作协议生效以来,广告行业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作为回应,WPP说:“WPP要明确表示,在我们合作期间,针对双方合作以产生协同效应的提议,旭通鲜少响应。作为占股24%的股东,WPP从未处于控制地位,而旭通方面则一直拒绝关注其日本业务的数字化、对其进行拓展,或重组其海外业务,这些海外业务一直在亏损。与此相反,他们一直在专注于不成功的动画和内容收购业务。”

此外,据路透社报道,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金Oasis管理公司正向旭通施压,要求其采用正式的出售流程,并认为公开的竞购能带来比贝恩(Bain)更高的出价。Oasis在旭通所持股份的确切规模尚不可知,但我们知道它低于需要监管备案的5%。

上周,WPP指责旭通支持贝恩的收购要约是不符合股东利益的。WPP还暗示,旭通是双方伙伴关系不成功的主要责任方。旭通方面则称,在决定贝恩资本的收购最为“可信”之前,他们也曾接洽过多个潜在竞购者,并表示贝恩的出价“受到了严格审查”,而且自谈判开始以来竞购价格已经有所上升,虽然WPP以及和旭通的第二大股东Silchester International Investors都认为贝恩的出价低估了旭通的价值。

旭通坚决表示,根据日本法律,它有权终止与WPP的合作协议,并由此导致WPP有义务出售其在旭通的股份。公司还指出,其在WPP的股份(价值约¥650亿日元,合5.795亿美元)所带来的回报“很低”,并导致旭通方面的业绩“毫无必要地”被WPP拖累。旭通希望股东们将此次收购视为“溢价收购”的机会。

同时,旭通还指出与WPP的20年合作关系未能产生“预期的协同效应”,并称自双方协议开始以来,广告行业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同一份声明还表示:“旭通的管理层做出了令人痛苦但必要的决定,解除一项资本和商业联盟,因为这一联盟不再有意义。”

贝恩资本对旭通的收购出价将于11月15日到期。

 

来源:
Campaign 中国
标签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KOL成长记:“微影响者”带来的效益
付费
1天前

KOL成长记:“微影响者”带来的效益

中国的影响力营销市场已经拥挤不堪。对KOL来说,好消息是人们的兴趣不太可能很快消退。那坏消息呢?品牌们正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挑剔。

付费
区块链技术:食品行业的“信任网”?
付费
1天前

区块链技术:食品行业的“信任网”?

从田地到餐桌,区块链技术对于中国餐饮品牌来说渐渐至关重要。

付费
戛纳广告节主办方宣布简化奖项结构
付费
2天前

戛纳广告节主办方宣布简化奖项结构

主办方宣布了对明年活动设置的一系列改变,包括缩短活动天数至五天以及简化奖项结构。

付费
英国独立代理商AnalogFolk落户中国上海
付费
2017年11月13日

英国独立代理商AnalogFolk落户中国上海

AnalogFolk宣布了其上海办事处的成立。这是其在全球第六间办公室和亚洲的第二间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