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7年8月18日

专题:约束无公信力的网红推广已成全亚洲话题

各国的广告主管部门都为网红经济制定了更高的道德标准,但能否成功仍有待商榷。

类似网红包先生没有打商家标签也没有表明“广告”的抽奖帖子,是否合法?
类似网红包先生没有打商家标签也没有表明“广告”的抽奖帖子,是否合法?

在平铺摄影和自拍背后,亚太地区的网红营销行业有点像当年美国的“狂野西部”——无法无天,道德阴暗,被尘土包围。

社交媒体上的“明星”们总是引来争议,最常见的指责之一就是他们根本不关心如何做好广告。有些人将付费内容伪装成客观的帖子,以满足客户的要求;其他一些人则干脆从不提及赞助商。而最坏的情况可能是:用引发误导的内容来诋毁竞争品牌。

对付费内容进行声明不只是局限于亚洲的问题——即使在美国和英国等受到严格监管的地区,一些博主和品牌也有可能无视规则。但由于亚洲大部分地区没有严格的标准,因此想要约束网红更难。

据Kantar TNS在2016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亚太地区16至24岁的年轻人中,每5人中就有2人表示更信任“网上的评价”,而不是官方信息来源,比如报纸、品牌官方网站或电视广告等。

有一个事实不容忽略,被青睐的网红的确能产生销量。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时尚博客“包先生”的创始人梁韬推出了一款限量版的纪梵希手袋(仅80只),售价为14,900元人民币(合2,195美元),在12分钟内就售罄。各大品牌都渴望与社交媒体上的名人合作,因为他们受到数以万计甚至数百万粉丝的关注,后者渴望前者的生活方式,并相信他们的评论。换句话说,网红提供了一种有效的解药,来对付现在流行的广告过敏症。

但当有网红“误入歧途”时,品牌也会受到打击。2015年,新加坡电信就曾陷入危机。当时,新加坡影响力营销机构Gushcloud的一份文件泄露,显示其曾要求网红通过抱怨竞争对手M1和Starhub的服务和网络来推动消费者购买新加坡电信针对年轻人的套餐。新加坡电信最终公开道歉,解雇了参与推广活动的员工,并取消了与Gushcloud的合同。

野蛮经济,急需新规。。。

最近,一些亚太市场已经开始制定新的规则。

其中最为积极的是中国。2016年实行修改后的广告法在打击虚假广告方面更为有力。仅在一年之内,相关部门就处理了3,200起与互联网广告“吹牛”、“注水”有关的案件,罚款约6,700万元人民币(990万美元)。

一年前,新加坡广告标准局(ASAS)也在咨询品牌、机构和公众人士之后发布了规范指导文件。文件要求网红明确声明赞助内容,包括点评、试用心得和代言内容等。

同样,澳大利亚全国广告商协会(AANA)在3月份发布了一项新的道德规范,要求任何“广告或营销传播内容应能明确地被受众识别”。

然而,新加坡网红Wendy Cheng(网名“xiaxue下雪”)认为,从ASAS推出规范以来,当地的网红营销市场并未发生什么变化。她说,新规似乎对“草根营销”(astroturfing,精心策划并伪装成公众评论的广告)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事实上,草根营销的现象更严重了。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红涌现,他们得到各种各样的赞助。因为赞助太普遍了,人们不再费心地去声明每一个赞助帖了。”但她补充说,她本人总是会声明每一条赞助贴。

这引发了另一个问题:监管机构的规章制度究竟有没有约束力?一般来说,违反这些规章制度并不会导致刑事或民事责任。

网红包先生没有打商家标签也没有表明“广告”的抽奖帖子,是否合法?


在国外,规章制度之外,Instagram也开始以一种更温和的方式解决问题。如果品牌能使用新的副标题来声明赞助贴,那么他们就可以获得利用Instagram数据分析工具的机会。而在此之前识别付费内容的方法——在帖子中加入#sponsored, #spon, #sp或#ad等标签,很容易被用户忽略。

那么,海外网红是否会使用Instagram的新工具来声明付费内容呢?对此,新加坡的“xiaxue”表示怀疑。

与此同时,由前网红Foong Yuh Wen创立的SushiVid等新公司还在揭开另一层面纱——不受监管的网红营销定价问题。这是很多品牌都在抱怨的问题,许多网红甚至都没有定价标准。Foong说:“我在马来西亚看到了有10万粉丝的网红每次广告收取10万林吉特。相反,在印尼有10万粉丝的网红,每次广告收取才1.5万林吉特。”

本刊采访的业内人士在很大程度上支持新的声明规范,这能推动整个行业在这一利润越来越丰厚的领域找到最佳操作标准。The Hoffman Agency亚太区董事总经理许佳龄(Caroline Hsu)指出,对付费软文进行声明将增加网红营销的可信度。她说:“粉丝们有权了解每条帖子的真实性质。我们看到,在美国和欧洲,声明规则使得网红能以更真实、更可信的方式与粉丝互动。”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这些规范足以约束整个产业。咨询公司QED Consulting的创始人Ryan Lim表示,去年,声明赞助信息的道德意识的确有所增强,但程度很小。新加坡广告标准局主席Tan Sze Wee承认:“行业会如何理解我们的指导规范,这仍然是个问题,”。

而且,在中国广告法中,对于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都进行了明确定义,但是对网红而言却不清不楚。法规只提及,通过大众传播媒介发布的广告应当显著标明“广告”,与其他非广告信息相区别,“不得使消费者产生误解”。无论道德规范如何要求,付费内容声明的定义依然还很模糊。不论是hashtag标签,还是免责声明,都可能被淹没在帖子中,违背实现透明性的目的。

当时在2015年新加坡Gushcloud事件前几个月,其创始人Vincent Ha曾表示,如果客户要求一个赞助帖不要被当做广告,而且相关的网红也愿意,那么他们就会照做。“法律现在不要求声明,”他在两年前说。

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网红营销是一种关系游戏,而中国是这一博弈最激烈的地方, 正所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在最表面的层面上,关键意见领袖(KOL)的价值来自于粉丝,因此粉丝数量很重要。一些狂热的粉丝为了增加他们喜欢的KOLs的粉丝数量,会用尽心机设立虚假账户。当然,KOL本身也并非一尘不染。

根据精硕科技今年5月发布的网红营销白皮书,被调查的69%的KOLs都有欺诈行为。精硕科技商业策略和电子商务副总裁王玉梅(Maggie Wang)说,虚假的网红账户往往:

  • 在个人账号ID上有随机数字
  • 有异常低的粉丝数量
  • 有过于频繁的活动,比如在每天发帖超过20条
  • 在某广告活动前,KOL的粉丝数量激增

精硕科技数据还显示,与体育相关的KOLs欺诈行为最多,差异率高达555%。有趣的是,娱乐和八卦类账户拥有最优质和最真实的粉丝群。

此外,作为一个围墙花园,微信的透明度问题依然是个障碍。王玉梅说:“理想情况下,KOLs应该向追踪监控公司开放他们的账户,允许后者添加标签,但事实上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做。”尽管不断的评估将有助于品牌更好地管理他们的KOLs,但微播易的副总裁徐志斌(Ben Xu)补充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更灵活,不像官方品牌大使那样。

“事实上,较小的客户对网红的转化率不太重视,” 王玉梅指出。“通常是更大的客户才更热衷于对KOLs的转换率进行衡量。”

 

来源:
Campaign 中国

关注我们

每日头条新闻、见解及分析

注册Campaign 新闻简报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老国企联华超市,28年首次焕新品牌形象
付费
19小时前

老国企联华超市,28年首次焕新品牌形象

中国零售市场竞争激烈,联华超市更具现代感的品牌形象能吸引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吗?

付费
蒙牛拟收购网红品牌贝拉米
付费
19小时前

蒙牛拟收购网红品牌贝拉米

交易总价约合人民币71亿元,助力贝拉米开拓中国和东南亚市场。

付费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杭州开张
付费
4天前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杭州开张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在中国杭州的淘宝造物节上开张,并迅速成为热门打卡地点。

付费
无印良品因“法租界”被怼
付费
4天前

无印良品因“法租界”被怼

日本品牌无印良品因“法租界”三个字惹怒了中国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