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Tan
2015年2月16日

人物专访: 以恭敬心打造更有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创意团队

整个职业生涯,Reed Collins的足迹遍布四大洲。他认为,在如今广告圈马不停蹄、紧张高压的工作环境下,温和恭敬的领导方式比狂妄自大的领导方式更能提高效率、做出成绩。

冷静处事:'满招损,谦受益',这是Reed的处事心得,也是促进高效创意的基础
冷静处事:'满招损,谦受益',这是Reed的处事心得,也是促进高效创意的基础

令人生畏、妄自尊大、脾气暴躁的创意首脑不再是广告界的宠儿。在这样一个人人合作的时代,搞创意也离不开相互协作。于是乎,‘广告狂人’Don Draper(美剧《广告狂人》中的男主角)和广告大亨Charles Saatchi(盛世长城创始人之一)都选择让路于有亲和力、能得上下信望的人才,让他们做创意的掌舵者。

“或许用‘更亲和’这个词并不那么恰如其分,”Reed Collins不以为然地说。“用‘恭敬’会更贴切一些。我喜欢坚韧、恭敬、不争强好胜的创意人才。作为一个团队,我们的工作必须分秒必争,往往一个小时内就得出成果,根本没有时间理会不可一世的人,傲慢自大只会成为团队合作的拦路虎。我讨厌这种可恶的人。”

Collins是一个轻声细语、沉着耐心的人,即便面对一个暴跳如雷的人,依然如此温文尔雅。一年前,他加入奥美香港成为首任首席创意官。他的使命是,与首席执行官Adam O’Conor合力‘重新组织、架构及整合各学科和领域,打造一个跨领域的创意团队’。

“许多专业型人才都机敏练达,但他们的专业技能没有得到分享。如果强化技能整合,让大家相互学习、相互促进,将会取得1+1大于2的效果。”

初来乍到(初入奥美+初到亚洲),Collins首先要做的是倾听和观察。他先要让自己适应一切新环境,而不是眼前一抹黑地立马着手团队优化。

“一来就耀武扬威的人注定要以失败告终。重要的是了解你的团队,了解每个人的长处或短处,创建你所期望的团队文化。那些不认同新观念的人自然而然会选择另谋高就。”

职业生涯中,Collins辗转过欧洲、北美、澳大利亚和非洲。‘亚洲将是我大展拳脚的下一站’,在这一雄心壮志的驱使下,他来到了香港。

“以前奥美香港从来没有设过首席创意官的职位,这个角色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大显身手的好机会。而且,香港地处亚太地区中心,市场魅力着实不小。”

创意方面,Collins希望自己能发挥‘黏合剂’的作用,促进香港创意团队与国际创意团队的凝聚。“我们既有弥足珍贵的洞悉本土市场的本土创意人才,同时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外人才。然而,缺少凝聚力的团队是一盘散沙。团队的一大风险就是各自为战,不相互分享和学习。”

目前,奥美香港的创意团队中,本土人才约占80%,创意总监中也有一半是来自本土。“明年,我打算严抓本土人才发展战略,加大年轻创意人才的培养力度。现在着手建设人才队伍非常重要。”

在Collins看来,本土文化是激发创意灵感的源泉,尤其是香港后殖民时期持续经历的‘身份危机’。“尽管身份定位在迷茫与转型中跌宕起伏,但港人有意愿重塑以实用主义(即使仍活在理想主义之中)为内核的香港精神。他们团结一致、有创造力、热情洋溢。”

去年,支持民主的‘占中运动’就很能体现这一点。不过,Collins认为这场运动的起源可追溯至2003年的非典(SARS)危机。“当年,非典疫情肆虐,街头巷尾随处可见‘重新振作’的标语。这种意志和精神传承至今。”

许多功成名就的香港品牌对这种理想主义都很有共鸣,Collins表示。“有些品牌纵然驰名全球,但绝不忘本。也有些品牌生于本土,长于本土,只深耕本土市场。”

Collins认为,奥美香港2014年的杰出表现验证了他的工作之道。这一年,奥美香港摘得金帆广告大奖15项桂冠,位列榜眼,是‘其有史以来的最佳表现’。

如今,Collins的成绩有目共睹,还有一支信得过的领导团队。2015年,他又为自己设定了哪些奋斗目标呢?

“与以往大体相同,但要做得好上加好。”


履历

  • 2013 奥美香港首席创意官
  • 2011 The Campaign Palace悉尼全国首席创意官
  • 2002 李奥贝纳芝加哥高级副总裁兼执行创意总监
  • 1999 Cliff Freeman & Partners纽约高级艺术总监
  • 1997 Lowe Howard-Spink伦敦艺术总监
  • 1995 TBWA\Hunt Lascaris约翰内斯堡艺术总监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