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6年6月8日

兰蔻香港应对何韵诗事件是“一系列的失误”

香港 - 从邀请何韵诗(Denise Ho)到演唱会表演到直言不讳她并非公司代言人,美容品牌兰蔻(Lancôme)的整个处理方式已严重损害了该品牌在中国和香港的声誉。

何韵诗上BBC批评兰蔻的举动
何韵诗上BBC批评兰蔻的举动

跟据Emma Smith,MHP Communications 的首席执行长的分析,由于兰蔻的处理不当,情况已经持续升温至品牌危机。

这个问题始于上周日兰蔻宣布取消具有何韵诗和其他表演者的演唱会之时,衍生到今午由社会民主连线、人民力量、工党、香港众志等多个政党组织的集会,并准备了中、英、法三语的请愿信,到兰蔻位于铜锣湾时代广场连卡佛的专柜抗议。

以亲民主立场见称的何韵诗在2014年所谓的“雨伞运动”占领香港中环运动,是第一个显示出反中国情绪的名人。

中共《环球时报》指责,兰蔻启用此“港独艺人”,等于“请分裂中国的艺人代言”。

不久后,兰蔻发表澄清,何并非品牌大使,也声称演唱会“由于安全考虑”被取消。

这反过来又激起香港民愤,犯下的大过既是兰蔻屈从于中国的意志。何本人前日发表长篇声明,谴责兰蔻的动作,也呼吁香港人抵制兰蔻及其母公司欧莱雅的各款产品。

Smith说,“如果兰蔻的全球业务23%来自中国,这是重中之重的市场,为什么当初何韵诗受邀?这表明品牌缺乏当地的知识以及对时事不敏感”。

“第二,兰蔻对网上评论和环球时报的文章陈述反应过度了,发表澄清基本就是打开一个八卦话匣子,让自己陷入危机,”她表示。“如果兰蔻等几天,将有可能偃旗息鼓。”

Smith补充,取消一个纯粹以音乐为重点的活动的决定造成了扰乱现有消费者和潜在客户的心。

第三,那些买得起兰蔻的中国消费者是否就会因为一个香港歌手参加在香港开的演唱会而停止购买其产品吗?Smith问道。“相比于中国网民,香港网民更倾向于出于政治原因抵制某某品牌。”

香港的消费者只有更为激怒,于是更深的挖掘并分享关于兰蔻品牌和其母公司欧莱雅等负面文章,如动物试验,有了更多指控利器。“比起允许一个一次性的演出,这确实更加伤害品牌,”Smith表示。


以下是何韵诗声明全文:
 
对于Lancôme兰蒄于昨日所发出之声明以及取消活动之决定,严重误导大众及影响本人声誉,本人表示极度遗憾。
 
 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奇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Lancôme是国际品牌,当国际品牌也要屈膝于这种霸凌之下,我们不得不严肃正视问题。
 
 我们从来不是独立个体,面对强权歪理,其实每个人都是受害者,客户与员工亦然。有人选择屈服退缩,有人选择挺直腰板,但你必须记住,你的选择影响着整个社会,一间公司商业上畏缩而过份自我审查的决定,牵动了一整个社群的恐惧,助长了另一个极权的横蛮。这真是我们想要的社会吗?企业除了有营利追求,也有道德责任。向强权屈服了一次,就只会是无止境的后退。
 
 此合作本是音乐上的交流,但客户于无缘无故的情况下,突然单方面终止合作,更于声明中用词莫名。以我所理解,这是总公司所下的决定,故此本人在此正式要求Lancôme法国总公司公开交代原因,还本人一个公道以及给公众一个合理解释。
 
 我们是文明而有智慧的一群,与其将精力虚耗在谩骂当中,不如将愤怒转化成更实际的动力,用行动支持仍愿意站出来的有种客户,用行动展示香港人团结不畏惧霸凌的实力。
 
 在这个时代,自由不是必然、坚持不是必然、忠于自己不是必然。尊重自己,尊重别人,这是香港人不能失去的基本做人原则,让我们一起捍卫。
 
来源:
Campaign 中国
标签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作品:SK-II为施压的父母和受压的女儿们创造对话空间
付费
1天前

作品:SK-II为施压的父母和受压的女儿们创造对话空间

SK-II将销量与女性运动联系起来,为有同样愿望的其它品牌树立了强大榜样。

付费
想在30秒内尝试18种MAC唇色?
付费
1天前

想在30秒内尝试18种MAC唇色?

在对中国Z世代的化妆品购买行为进行了6个月的研究之后,全新的上海MAC彩妆体验中心正式开业。

付费
台湾PHD奇宏策略媒体延揽许芝华接任总经理职位
付费
2天前

台湾PHD奇宏策略媒体延揽许芝华接任总经理职位

在加入台湾奇宏策略媒体前,许芝华先后曾任职于上海实力媒体与传立媒体。

付费
三问九答:广告业没有“无用”经历,创意人不怕无用武之地
付费
2天前

三问九答:广告业没有“无用”经历,创意人不怕无用武之地

导读:初入广告行业摸爬滚打的90后,在逐渐显现洞察力的同时,比起“老油条”可能保持真切之感受,且还能做真切之表达。鄙刊长期招募各路90后为【三问九答】撰文,欢迎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