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转载
2017年11月6日

奢侈品牌在中国命名的学问有多深?

给奢侈品品牌起一个好的中文名字可能比给快销品牌起一个好的名字更难。

奢侈品牌在中国命名的学问有多深?

“给奢侈品品牌起一个好的中文名字可能比给快销品牌起一个好的名字更难。”LouisHoudart,创谐维度(CreativeCapital)的CEO兼创始人表示。“奢侈品品牌需要传达一种感受,这种无形的东西很难表达。”

 

2013年,意大利高端奢侈品品牌Bottega Veneta的中文名并不被看好,因为原本定的译名“宝缇嘉”已在中国大陆被注册了,品牌不得不将官方中文译名换成了“葆蝶家”。新的译名和“暴跌”同音,在中文中的寓意不太好。批评者认为这个翻译不符合品牌的高端定位,听起来更像是淘宝上的便宜货。这些负面评价迫使品牌停止在官网、微信和微博使用它的中文译名。

 

Bottega Veneta的案例表明,起中文名一事尽小,但却可能对中国消费者是否能接受品牌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1. 法律游戏

 

如果奢侈品品牌知道起一个能被中国消费者广泛接受的名字如此困难,他们能不能多起几个呢?专家表示这当然不可以,除非品牌无惧自己的知识产权受到损害,也不怕别人假借品牌之名售卖劣质的仿冒品。

 

“从法律角度来说,奢侈品牌要想在中国做生意,起个中文名字是很有必要的。”中国一家起名咨询领域的领导企业朗标的CEO Vladimir Djurovic如此表示。“品牌的中国市场越大,起中文名就越重要。”很多中国本土企业和个人很喜欢注册和奢侈品品牌读音相似的商标,这让很多国际大牌头疼。奢侈品巨头LouisVuitton和Hermès都曾陷入相似的困境。一家中国企业1995年注册了“爱玛仕”的商标,和Hermès的官方译名“爱马仕”读音相同。Hermès从1997年开始就开始起诉,但用了十年多时间都能成功。

 

奢侈品牌要想保护自己免受这种可能的损失,一个好的方法是在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登记正式的中文名并注册为商标。

 

2. 创意并不是唯一

 

随着信息和通信的快速发展,对奢侈品品牌来说起一个各个利益方都能接受的中文名变得越来越棘手。

 

 “起中文名当然有一些原则,像是否好记,是否传达了品牌故事,以及是否有不好的中文引申义都要考虑。”朗标的Djurovic告诉我们。“给奢侈品起谐音名一般效果算不错。”

 

法国奢侈品品牌Chanel的中文译名香奈儿是许多行业专家公认的起名典范。“香”在中文里意为“芬芳,芳香”,“奈”取自品牌的法语发音,最后一个字“儿”没有实际含义,但在汉语中常被用来传达女性化的柔软语调。这三个字的组合成功传达了香奈儿的品牌理念:优雅,动人的女性高端品牌。

 

事实上,很多案例表明按照命名原则来命名也不能保证取到一个好的中文名字,但至少不会适得其反。命名只是品牌营销的一环,不是决定品牌在中国表现的唯一因素。

 

 “中文名很重要,但并不是全部。随着品牌整体形象在消费者心中逐渐深入,品牌的名字也会逐渐被接受,”来自创谐维度(Creative Capital)的Houdart表示,“就像是苹果,最开始大家不认为对科技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好名字,但现在它已经成为了一个标志。”

 

3. 中国80后90后:游戏的改变者

 

整个奢侈品行业都在努力了解中国80后90后,这个购买力惊人但偏好和行为却和父辈们相当不同的群体。奢侈品行业命名领域的玩家也该意识到这一点,否则他们可能事倍功半。

 

在Airbnb和Bottega Veneta的事件中,积极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观点的大部分都是中国80后90后。因此奢侈品品牌如果想起一个公众反应很好的名字,80后90后的观点是他们必须考虑的重点。

 

然而,中国80后90后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他们接受了比父辈更好的教育,大多数自幼学习英语,对奢侈品品牌来说还有必要起中文名字么?

 

Tina Gu今年29岁,是一位在上海一家留学咨询机构工作的奢侈品买手,她表示,当提到像是LouisVuitton这样大多数人都知道的品牌时,她只用英文名字,她的朋友们也都能听懂。她说:“我觉得说品牌的中文名字听起来太奇怪了,太不自然了。”

 

行业专家认为TinaGu说的场景并不适用于那些对中国消费者来说发音困难的奢侈品品牌。比如,曾为VictoriaSecret’s走过秀的中国超模何穗就曾在公开活动中没有念对她穿着的意大利高端品牌詹巴迪斯塔·瓦利(GiambattistaValli)。

 

然而,对曾经生活在美国六年的TinaGu来说,不了解一个品牌的外文发音并不会阻止她使用品牌的外文名,用英文名体现了她作为时尚买手的专业。“当我看到一个不会念的品牌名,我的第一反应是去学习它怎么发音。”

 

作者 | Yiling Pan

编译 | Zhishan Wang

 

来源:
  
标签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10小时前

疫情中的WPP:降薪,冻结招聘,节省费用……

该公司还暂停了股票回购、分红及财务指导。

16小时前

请注意,喜马拉雅“声音造梦机”愚人节全球首发

听说全人类都会为之疯狂,不过认真你就输了……

20小时前

2020全球数字广告业增速或降至“个位数”

MAGNA报告认为,受疫情影响全球数字媒体广告支出增速可能放缓但不会下降,线性媒体受影响最大。

1天前

凯络赢得喜力啤酒中国区媒介业务

凯络将负责2020年度品牌活动与全球赞助平台相关的媒体策略和投放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