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5年2月11日

嫦娥嫁牛郎,织女嫁吴刚,这样的联姻靠谱吗?

迫于发展压力,中国广告代理商为开拓市场另辟蹊径,绕开常规的联姻广告控股集团的并购模式,反而选择跨界联姻——嫁接传统夕阳产业。

嫦娥嫁牛郎,织女嫁吴刚,这样的联姻靠谱吗?

一个水泵制造商,一个肉类加工商,一个LED照明制品供应商,你可知道三者有何交集?他们都开始进军与核心业务毫不相干的广告传播领域——积极收购专业的数字营销、媒体娱乐、户外广告或是公关传播服务机构。

他们是2014年中国并购市场的主角,一边是广告传播公司,一边是行业属性截然不同的传统企业(相对于WPP、阳狮、电通等广告界大佬),此种联姻标志着中国广告行业跨界资本运作的趋势正在生根发芽。

水泵制造商利欧集团(Leo Group)连续出手,将三家数字营销公司收归旗下:氩氪互动(Arkr Digital)、琥珀传播(Amber Communications)以及聚胜万合(Media V)。印纪传媒(DMG Entertainment)反向收购肉类加工商四川高金食品(Gaojin Foods),借壳上市(深交所)。另一桩跨界并购案中,LED显示屏制造商联建光电(Liantronics)收购分时传媒(Timeshare Media)和友拓公关(Utop PR)后,将产业链延伸至广告传播业。

“我认为常规保守的并购模式当前并不适合中国广告行业,”并购咨询公司The Taipan Partnership执行合伙人Richard Bleasdale说。面对越来越激烈的行业竞争,大家都迫于寻求更快的发展,不论广告代理商还是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投资方,都做好了‘不走寻常路’的准备。根据Bleasdale预测,中国数字媒体及娱乐营销行业将呈现大幅增长,积极扩展国内、亚洲及全球市场的愿景将成为跨界并购的重要驱动力。

Bleasdale称,DMG借壳高金食品上市、利欧集团收购氩氪/琥珀/聚胜万合以及联建光电垂直整合友拓/分时,这些资本动作都是高风险的多元化之举。他表示,除中国外,只有‘金砖四国’的另外三个国家,即巴西、俄罗斯、印度的广告公司越来越受到风险资本市场的青睐。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追求预期回报最大化,”胜三总裁及创始人包贵革(Greg Paull)说。

大数据和数字创新具有彻底变革传统行业的潜力,这一点促使收购方将目光瞄向所谓‘盛产’创意及战略人才的广告行业。

“通过资本并购来解决企业创新和变革过程中需要落地的问题,这的确很有意义,”Bleasdale说。作为企业扩张与增长的一种快捷方式,并购之举有人诟病、有人赞许;但事实上,即便是直接对接资本市场,谋求快速增长也非易事,他补充说。

单从表面上看,并购或许是风风光光的好事,被收购方有了融资渠道,赢来业内同行一片羡慕——恭喜,‘终于套现了’。然而,大多数并购案都绕不开两个问题:一是最大程度争取有利条款,二是利用估值调整机制或带有‘对赌’性质的付款条约保护自身利益。

从发展方式来看,中国广告行业一般更倾向于制作和执行。就这一点而论,本土广告公司不论在效率还是在速度上都有切切实实的优势。对于并购后的组织结构再造问题,接受本刊采访的专家顾问建议,架构整合以灵活精简为好,尽量避免头重脚轻——妥善安置被收购方,抓住一切市场机会以实现利润目标。

站在客户的角度,他们担心的是,其广告代理商的元老们会把更多精力花在路演推介会上,全力以赴地抽高股价。不过,DMG Entertainment公关部总监Mike Chambers表示,其公司将安排财务部资深高管全权负责向投资者推介股票,并将启用外部代理商打理金融公关事宜。

一些客户(要求匿名)则认为,广告公司被收购后就失去了独立性,没有了灵活和敏捷的优势。他们担心,广告代理商并归上市公司后势必要受到更多条条框框的束缚,其对市场需求的响应时间只会有增无减。

“同是收购,但结果却不尽相同。在DMG借壳上市案中,高金食品有可能成就DMG,使之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影视传媒集团,”包贵革预言道。“这宗交易有点不同寻常,交易完成后,DMG拥有绝对控股权。”

然而,在利欧收购案中,交易却暗藏着风险——‘偏离企业目标只会对利益相关方带来损失’,Bleasdale警告说。在中国,虽然并购的游戏规则正在被重写,“但广告代理行业依然是一个以人为本的行业,从长远来看,人才的质量将决定企业的成败”。

被广告巨头收购和被传统企业收购的根本区别在于,公司网络的内部单元间是否有协同效应,以及是否作为单一实体对客户负责。

“你可以启用其他供应商之类,但他们的处境就像‘不能去见公婆的地下儿媳妇’,这种关系缺乏透明度和整体性,”VML IM2.0首席执行官Chris Tung指出,他去年曾向母公司WPP提议收购社会化营销公司帖易(Teein)。

WPP之前也与琥珀传播和氩氪互动有过接触,但后来二者还是接受了利欧的条件,选择保留‘自主经营能力,同时成为最佳本土数字代理商有机组合打造而成的中国典范’,新组建的利欧数字网络(Leo Digital Network)总裁郑晓东(Dalton Zheng)表示。

利欧数字网络副总裁刘阳(Amber Liu)对公司未来的自主权问题没有太多顾虑和担忧。他表示,经过谈判,被收购方的自主权在收购前后基本没有变化。“鉴于中国复杂的市场环境,探索新的数字营销领域是一种尝试,”他表示。“如果证明效果不错,则意味着有了成功的经验,如若不然,也有教训可以吸取。”

 


专家洞见 广告公司上演跨界联姻,从长远来看,不确定性值得拷问

包贵革(Greg Paull):胜三管理咨询公司总裁兼联合创始人

从以往收购案中不难看出,但凡被广告控股集团收购的代理商往往都会在收购中获益匪浅。相比之下,传统企业-广告代理商的资本联姻则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挑战。

挑战之一是,被收购方可能会提前套现,但却因与收购方行业属性相异而得不到协同效益(如果收购方是广告控股集团,则能相辅相成)。

另一个挑战是,收购方能否在经营管理和人才选择上做出明智决定?在中国,并非每个数字人才都愿意为一家农业或食品母公司工作。收购方和被收购方在这方面的磨合还有待观察。

鉴于这种情况,双方通常会协定一个三年期盈利计划(附财务预期),如果未能实现预期,收购方就会强势做出重大改变,而被收购方则会深陷被动(如果挂靠的是广告控股集团,则还能有所依靠)。

如果收购方有一定的广告背景,其当家人相对会比较理性。如果缺乏这样的背景,就难以预料为了谋求投资回报,他们会采取何种举措。可以想象,当他们细阅财务报表时,表情会是很大的看点。

一般来说,只要原班管理团队不变,被收购方应该表现相对较好;但正如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走两条路,你总会按捺不住地去想,如果背靠广告集团控股公司,被收购方的表现是否会好上加好呢?

作为服务性行业,广告公司与其他企业的运营完全不同。跨界并购的成功与否其实取决于收购方,以及其是否具有管理服务性企业的敏感度——少了这些则会导致种种疏漏,比如不了解创意人才成本,不知道自己的利润率有多低(比如,相对于软件行业)。

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展和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大佬成功做大做强的光环下,2015年将会涌现更多不同寻常的资本并购——雄心勃勃的数字代理商嫁接所谓的夕阳产业(是对趋向衰落的传统产业的一种形象称呼,编者注)。人们终于意识到,数字化已成为业务能力的一部分,而非仅是营销传播的一部分。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6小时前

2022Agency of the Year年度代理商大奖评审团公布

AOY 2022 年度代理商大奖评审团第二轮名单公布。各大奖项正在接受报名。

9小时前

群邑GroupM Nexus公布亚太区新管理团队

四位资深广告技术专家将领导群邑 GroupM Nexus亚太区团队。

1天前

EssenceMediacom任命人力资源总监

陈仡华 (Jacky Chen)加盟EssenceMediacom,担任人力资源总监。

1天前

百比赫与Goat Games联手 全方位打造新游戏品牌

BBH策划 Bloodline: Heroes of Lithas首场游戏发布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