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ya Wang 王雅敏
2016年7月6日

戛纳2016:本质就是广告,被觉得“太广告”并不可耻

90后的王雅敏(Miya Wang),前文明广告创意总监,现在是待赴新西兰学电影的自由职业者,针对虽然参赛却无法擒狮的高调《猴王世家》作品写了纵情“敢作敢为”的一篇。

戛纳2016:本质就是广告,被觉得“太广告”并不可耻

 

那些前往法国海边小镇朝圣的广告圈人士这几天差不多都坐回自己的办公桌了吧,风风火火的戛纳广告节就这么结束了。

一定有人很想问我们:“你们帮百事拍的那条六小龄童《猴王世家》不是在过年的时候特高调嘛!怎么现在这么低调?” 或许有更善意的好奇:“难道你们逼格这么高?已经不屑于参加这种比赛了?!”

哎,谁说我们没参赛啊,报名费都付掉十几万了好么!只是最后连个入围都没有。

讲出来不怕人笑话,因为要笑的人不说也会笑。既然这么大笔钱已经毫无回应地打水漂了,再不说点什么,难道真能自欺欺人地装逼装成我们没投过啊?

我想为我们这条没有入围的《猴王世家》片子写一点什么。

其实其他都是废话,全文的重点是我想告诉大家一个背后小故事:

我知道有很多人,尤其是圈内的人士,对我们片中最后一段在电影院里六小龄童与李易峰互动的那场戏很有异议。在我们投奖之前,也有一些善意的同行建议我们把最后那一段剪掉再去投奖(持这种想法的甚至包括后来真的去戛纳做评委的前辈)。

但我们还是决定要保留下。

但是最终,我们的导演,也是我之前的老板,文明广告的创始人骆耀明(Andrew Lok),来找我一起商量,告诉我他不想改动结尾。

 

讲出这些,一定会有人觉得—那是你们自己傻呀!谁让你们不剪,难怪没得奖!

是的,我们是很傻,仍旧抱着一丝天真的期待和固执。

但是不后悔啊!因为不这样做就永远不会知道最真实的真相。因为这样做了,不管有没有得奖,我们都赢了,赢过了那个带有一点不纯私心的自己。就算最终做不了传奇,起码能做一个“模子”!(上海话里“模子”是“好汉”的意思)

所以没有得奖,坦白说我们是真的平常心,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只是连入围都没,多少还是有点惊讶的。但还好,内心够强大。

在这个圈子久了,你会发现有些人做广告,是为了在自己的圈子里特别有名然后特别有钱然后就感觉特别牛。说一句安慰自己的话,或许我们做的广告,是给这个圈子以外的普罗大众看的吧。。。

或者,冷酷地看本质,确实,我们这条片在这场创意大赛里,(哪怕是和那些不被人看好的“飞机稿”比)我们也的的确确是“创意不足”,这点我是完全接受的。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突然发现自己所理解的“广告”本质,与这个行业最有影响力最有话语权的那群人竟然理解不同,这是很让我自己为难的。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输得很服气。只是很心疼那些钱,感觉不会再爱了。。。

我对我自己一直有一个小梦想,就是做出那些哪怕圈子以外的人都能看得懂觉得好的作品,所以我尽量不说一些只有同行才听得懂的话,而这篇文章一定程度上也是想给那些曾经给我们这条片点过赞的人看的。

谢谢你们给了最终8亿的观看量,谢谢你们自发地引起了感觉快要失控的社会舆论。有不少行家分析我们太会营销炒作了,但这夸奖我们实在受不起。因为仔细想一想,客户会傻到去得罪央视吗?我们若真能如此神机妙算早就成为中国第一广告公司了不是么?所以一切都是狗屎运。。。也谢谢你们让我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体会到了做广告真正的成就感和幸福感。

后记:

其实呢,我也可以说一些[8亿观看量的广告竟然连个入围都没有,我不懂!]之类的埋怨社会的愤青标题,但比较尴尬。。。因为那是自己做的,更尴尬的是我还姓王,所以就算说得再有理,最后一定会变成“王婆在卖瓜”,而且还是“酸”死人的那种。

原来苦练七十二变,真的可以笑对八十一难。

来源:
Campaign 中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