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6年2月16日

报告:去年下滑之后,中国的信任度正在重振

上海 — 2016爱德曼信任度调查(Trust Barometer)显示,中国的信任度达到了16年以来的最高点,但口碑只是基于以往行为,而信任度关乎的是未来的成功。因此,在放缓的经济形势下,能很好地建立信任度的中国品牌才会成功。

报告:去年下滑之后,中国的信任度正在重振
中国社会四个机构类型的信任度全面提升,相比2015年:非政府机构(+17点)、商业(+12点)、媒体(+9点)、政府(+4点)。

爱德曼北亚区CEO Bob Grove评论说:“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公众更愿意接受这些机构”。

与世界各国的政府相比,中国政府机构今年获得了更多的信任度——政府机构一直都是获得信任度最低的。

Grove认为这其中缘由之一是中国政府在最近的沟通中清楚地解释了为什么消费型经济形态下,经济增长率会下降。

他补充:“打击腐败的力度也很大,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国际舞台上表现也不错,跟英国首相卡梅伦一起喝啤酒等等"。

商业形态中,信任度虽然提升了12点,商业领域然而也成为了中国四个机构类型中最不受知情公众(80%)和大众(70%)信任的一种。一般而言,中国知情公众和大众的信任度分值会相差8至11点。

大型企业集团的信任度最高(79%),然后是国有企业(73%)和家族企业(59%)。

Grove认为,中国家族企业普遍关注财富的增长而且运营不透明,其信任度与西方国家的家族企业相差巨大,加上后者更关注企业慈善行为,让人信服。

研究结果显示在保护改善环境以及企业道德实践方面,信任度差异最大。爱德曼公关中国区CEO余沛文认为,中国企业CEO的工作重心偏离——他们更注重短期的财务表现。然而,他们最应当展示出来的领导人品质应当是远见和创新力。他说,在帮助小商户从互联网获利的角度而言,马云是典范。

爱德曼中国企业传播业务董事总经理王哲表示:“中国公众期望国内企业的CEO在执行远见和创新力的时候起到关键的作用,证明自己的个人价值,直接与消费者和员工互动,这都能让他们更容易接近,从而提升信任度”。

余沛文再解释说:“中国的CEO还在不断成熟,很多人能力很强但是姿态太高。每一个消费者都希望看到CEO人性化的一面,他们不能是包装精美的产品。想要影响中国大众,你需要在创造利润的同时带来对社会的影响“。

他还补充说:“值得指出的是,在快速发展的市场,人们的信任度更高,因为他们感觉机会更多。而发达国家的人们怀疑度更高”。

Grove最后总结道:“口碑是基于以往行为的,而信任度关乎的是未来的成功。因此,在放缓的经济形势下,能很好地建立信任度的中国品牌才会是成功的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