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9年3月4日

“爸爸希望我结婚,生子,做全职太太。。。但我一样也没做到”

听听一位从随着父母是从内地移民到香港,后又因为担心回归后崩溃而移居加拿大的Amy Ho分享她的女性职场生涯,及当被评论为“霸道”和“严肃”时的感想。

Amy Ho from IAS
Amy Ho from IAS

从微软和脸书高管,到为朋友的旅游公司Hong Kong Foodie Tours统领营销事务,Amy Ho迄今已有17年的职业经历。三年前,她就任营销技术公司Integral Ad Science (IAS)的商业拓展总监,直至今天。

在三月八日妇女节来临之际,我们对Ho进行了访问,谈到了她在亚太地区的职业生涯、刻意不要孩子的决定(尽管她父母希望她为人母),以及女性在职场中面临的一些困难。

请谈谈您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说起来,我入行纯属偶然。当时,我哥哥在hongkong.com工作,那是一家香港乃至中国最大的互联网门户公司之一。他们需要会说英语的人。开始时,我在这家公司旗下的数字广告代理公司24-7 Media做销售协调员,后来转到商业拓展部门。

然后,我得到了微软公司的工作邀请,他们正试图扩大在亚洲的MSN业务。我在微软工作了10年,担任过不同的职务。微软是我工作过的最好的公司之一。他们特别重视每个员工的价值,会为你提供很多机会。

之后我从香港来到新加坡,加入了脸书的全球客户团队,他们也在努力扩大亚太业务。当时脸书是一家新兴公司,公司文化和微软这样的老牌企业迥然不同。在脸书,一切都是新的,大家都很年轻,充满活力,对工作非常有热情。尽管我们的工作时间很长,但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正在做了不起的事情,而且大家也从工作中得到了很多乐趣。

至今我仍然记得在脸书的第一次工作评价,比较糟糕。我被认为“严肃”、“霸道”,这让我很不开心。

三年后,我搬回香港,主要是因为父母年龄越来越大,我想离家人近一点。此外,我也想寻找新机会,因此辞去了在脸书的工作,花点时间充实自己,试试不同的想法。我在朋友的旅游公司Hong Kong Foodie Tours帮忙,并获得了香港导游证,这让我很高兴。

那阵子我很开心,但后来遇到了一个再次接触不同行业的机会。我加入了PayPal,并担任了几个月的‘垂直解决方案’负责人。PayPal的文化和我之前的经历大不相同,他们很大公司范儿、银行范儿和金融范儿,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所以就离开了。2015年,我加入Integral Ad Science。

您在当前的工作中负责什么?

我现在担任商业拓展总监,主要是帮助公司寻找未来的机会:我们需要与哪些技术公司、平台或媒体合作;如果要发展为一家真正全球化和国际化的公司,我们需要考虑开发什么产品。

在您职业历程中最大的失败或教训是什么?

十年前,当我还是微软的一名中层管理人员时,干劲十足,雄心勃勃,一心想承担更大的责任。有一次我的部门主管让我负责在巴厘岛为80位高管组织一次异地拓展活动。我非常激动,下决心干好。那次活动的主题是“The Amazing Race”(“极速前进”),我的一位同事和我负责全部的后勤和活动实施工作。

我原来以为,这种主题只不过是活动期间在酒店的不同地点作作报告,学习交流和问答等。活动开始前一周,我在开会时将汇报了我的计划,然后会上的同事们陷入一片疑惑和沉默,这一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我认为,谈论性别平等时,不仅要宣扬女性,也要注意男性,不能总说女性如何优秀、有何优势,也应承认男性能做许多类似的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所有人都希望在巴厘岛来一场真正的“极速前进”。他们想要推断线索、在陌生地区进行探索、与当地人互动,并迎接身体和心理挑战——您能想象那幅场景。

当时的情况太糟了,我离开会议室时非常的不安和恐慌,甚至没时间寻求安慰。虽然自己专心想办一次成功的异地拓展活动,但现在只剩几天的时间了,而我需要为80人在巴厘岛安排一次“极速前进”。但我和同事仍就满腔热情地迅速行动起来,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找到了能在最短时间内帮助我们制定解决方案的合适人选。时至今日,我仍记得那80张开心的脸庞,他们围绕酒店周边、休息室、房间、大厅奔跑,度过了快乐的时光。这次活动最后很成功。想知道我是不是险些丢掉工作?没有!

相反,还收获了很多。那次短暂的挑战让我学习和了解到大量有关决策过程、团队动力和领导能力的知识,这些知识始终与我相伴。

您在职业生涯中对女性及性别平等有多少认识?在不同的公司会有不同的经历吗?

我觉得我对性别的认识在微软时才真正开始。他们一直宣扬性别平等,并组织了各种团体(我也是其中一员)鼓励公司的女性员工发表意见、担负责任。我也非常幸运地遇到了优秀的经理人。在刚入职时,我才从大学毕业,相对比较稚嫩,我的经理是一位男性,他总是征求并重视我的意见。

我在海外长大(加拿大),父母先是从中国大陆来到香港,然后1984年又移居加拿大,因为我父亲担心1997年香港回归后会崩溃。他经历过文革,知道其中的苦难。虽然他们后来又搬回香港,但我总是跟父亲说,很感谢他把全家带到了加拿大,因为在那儿,我得到了很好的教育,并学会了用不同的视角看待一切。在我成长的环境中,男孩和女孩被鼓励做同样的事,不管是打冰球,还是上舞蹈课。因此,我从来不害怕在工作环境中发表个人意见。

Amy 与三个哥哥的合影

我刚到脸书时,我感到了文化冲击。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与微软大不相同。第一次工作评价的经历现在仍历历在目,而且并不愉快。我被认为“严肃”、“霸道”,对此我很不开心。他们不习惯像我这样直言不讳、工作效率高的人。微软会教你高效工作,因此效率在我的观念中根深蒂固。我开会时会说‘快,快,我们来讨论一下这些问题,把它们搞定’。最开始,脸书的同事对此并不适应。经过一段时间后,我才以他们觉得可以接受的方式放松了节奏,但仍然注重效率。

最终,随着脸书的发展,他们也开始宣扬并推进性别平等,并组建了女性团体。当时,正值Sheryl Sandberg(脸书COO)推广其有关女性职场的书《Lean In》,于是我在脸书新加坡领导了一个名为Lean In的女性团体,鼓励同事们参与、发表意见、大胆发声。

要实现性别平等,还需在哪些方面着手?

从整个行业的角度看,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亚洲各地,并非只是香港,许多高级领导职位仍然由男性担任。他们还可能做或说一些有性骚扰嫌疑的事或话。

我认为,谈论性别平等时,不仅要宣扬女性,也要注意男性,不能总说女性如何优秀、有何优势,也应承认男性能做许多类似的事情。

例如,有一种成见认为,许多技术工程类工作需要由男性来做,但这并不正确,实际上这类工作女性同样能做。同时,我们需要知道,一些一直被视为与女性相关的行政或其他工作,男性也能做而且有时能做得更好。男女各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并没有条条框框。

为何多数高级领导职务仍由男性担任?

我认为有几种原因导致这种情况。就我所知,在亚洲有时是由于人本身所致。我觉得有时候是这样。女性往往更少表达意见。也许,她们知道自己可以把工作做得和男人一样好,甚至更出色,但女性倾向于把工作做完且已有成果后再说话。而男性则往往在说‘我能做’的时候还未证明自己。有时候,女性比男性对自己的要求更为严格。

每个人的文化背景是否对此有很大影响?

是的,文化背景是很有趣的事情。尽管我在加拿大长大,但我的成长环境仍然很亚洲化或香港华人化。我一直被教导要谦虚,不要招摇,不要对未经证实或没有做完的事情妄言。

现在您有什么建议给年轻时的自己?

我很幸运,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路上都有不同的前辈给了我很多教导,因此我也想给自己类似的建议,即不要害怕问你认为应该问的问题。如果有什么困扰着你,就把它讲出来,不必担心别人怎么看,因为我确信,如果你心里有疑问,别人的心里也会有这样的疑问。此外,要相信自己。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时会做没有十足把握的决策,但我告诉自己,不能只坐着想来想去,而是要大胆尝试、看看是否可行。

您不要孩子的决定也是这样做出的吗?

是的。我之所以决定不要孩子,是因为我想把更多时间留给自己,享受旅行,做自己的事情,同时能更灵活地选择职业。我交往很久的男友对此也非常支持。我们无话不谈,包括我每次的职业变化。我对自己说,不要对任何决定后悔,因为那会让我感觉很糟。

做这个决定需要很大勇气吗?

是的,但我想对女性朋友们说:‘不要害怕,相信自己。如果那是你的真实想法,就应该相信自己,做出决定。’尽管那样的决定在某种程度上你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一直很幸运。小时候我总是很叛逆,每当父母让我做某件事时,我都去做别的,但从没有因自己的决定而招致严重后果。

毕业时与父母的合影

作为来自华人家庭的亚洲人,这并非易事。华人家庭对子女总是有很多期望,尤其是对女儿。年轻时,我父亲想把我介绍给一位华人男子,希望我能结婚,做个全职太太,过悠闲惬意的生活,只需要关注孩子和逛街。他没有期望我能上大学,但我一样都没做到!

对于我和交往很久的男友不结婚、不要孩子的选择,我的父母有很多抱怨,他们并不高兴。但那是我的抉择,我只想告诉自己,我必须相信自己。但幸运的是,尽管我的父母希望我有不同的生活,但最终还是支持我的。

标签

刚刚发布

付费
资生堂:早期单纯使用基本BB霜的中国消费者逐渐转变了
付费
2019年3月13日

资生堂:早期单纯使用基本BB霜的中国消费者逐渐转变了

CHINA CONNECT采访了8位驻守中国的高层,本期资生堂中国事业创新投资室负责人Carol ZHOU将为我们讲述资生堂与中国的故事。

付费
上海家化任命竞立中国为其媒介代理商
付费
2019年3月13日

上海家化任命竞立中国为其媒介代理商

业务包括客户旗下七个品牌:六神、美加净、启初、汤美星、Church & Dwight、高夫和家安。

付费
观点:付钱才能玩得转?不,做海外social没那么简单
付费
2019年3月13日

观点:付钱才能玩得转?不,做海外social没那么简单

奥美高级副总裁Jeremy Webb告诉你,中外社交媒体营销模式的四大显著差异。

付费
2019中国数字媒体大奖入围名单发布
付费
2019年3月13日

2019中国数字媒体大奖入围名单发布

颁奖典礼将于3月28日在上海举行,活动目前仍接受席位预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