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3年4月30日

真相解读:中国的职业情妇以及妇女能顶半边天?

大中华区 - 根据星传媒体集团对大中华区女性生活的研究,在中国,相夫教子的义务性已经屈于经济独立之下;为提升品牌体验、加深品牌与消费者的联系,商家需要了解和感知女性不断变化的观念和态度。

大理32岁的管樱樱展示所购买的牙膏品牌
大理32岁的管樱樱展示所购买的牙膏品牌

过去,女性肩负着照顾家庭、抚育子女的重任;然而,现代女性已走出这一传统的社会角色,转而成为经济发展的强劲动力。到什么程度呢?星传媒体日前发布大中华女性生活研究,以定性和定量的研究方法,采访了大中华区26个城市的11,594名女性,其中包括对上海、成都、沈阳、泉州、大理、香港、台北、台中、高雄68名女性深度采访(长达两个小时)。

星传媒体集团北亚区人群体验策略领导人Tess Caven表示,25-40岁是现代女性人生中的关键时期,在这一阶段,她们更注重理想,而非像前辈那样以家庭为重。

据统计,大中华区有多达30%的职业女性担任公司高管职位(据GTI调查统计,美国的这一数字比例为15%,英国为23%,德国仅为11%)。

“现如今,男女没有什么区别——这是一场智慧的较量,”32岁的朱女士说(来自上海)。“女性和男性一样聪明。”

“身为女性,我更注重细节,与客户有更多情感上的交流,这些都是男性所不具备的优势,”34岁的李女士说(来自成都的一位国画拍卖师)。

即便女性在职场有诸多能力,她们的薪资待遇仍遭不公。据统计,这些受访女性的月收入虽不少于5,000人民币、20,000港币或40,000新台币,但这些数目仅为男性同行的三分之二。

“这依然是一个由男性主导的世界,”Caven说,并建议品牌鼓励女性消费者树立自信。

研究显示,虽然很多女性认为在职场男女地位愈加平等,但有88%的职业女性依然认为结婚生子会妨碍她们的事业发展,比如休产假时职位会被别人顶替。

身为人母的确会阻碍女性职业的发展,星传媒体集团中国区媒介调研与消费者洞察总监陈秀明(Jeffrey Tan)表示。

41岁的林女士(来自成都,有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表示:“我很后悔当初为了家庭放弃了工作。这使我很没有安全感和独立性。”

“我不想遵循母亲的足迹,为了家庭放弃追求自己的快乐,”37岁的Shan女士(单身,来自台中)说。23岁的Nicole(理财顾问,来自香港)表示:“将来有了孩子,我在职场上的损失会更大。现如今,挣钱多少能说明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她说,并表示自己的择偶标准之一是男方的月收入达到40,000港币。

大多数一、二线城市的女性面临30岁之前拥有美满婚姻并生儿育女的巨大压力,这种期望被认为是不合理的。她们已开始对这种左右夹击——既要学业有成,又要随之尽快结婚生子——感到苦恼。

受访者中有超过90%的女性认同找到另一半是自己的人生大事。许多女性将收入视为择偶的重要标准之一。

这一择偶标准使当前已经相当棘手的相亲博弈(男女比例失衡、挑战传统观念等诸多问题)更趋复杂。男性希望找条件比自己低的,女性则攀高,想有被呵护的感觉。因此很多女性追求浪漫的感觉——真心也罢,仿效也好。

“让我感到最幸福的是丈夫当年追求我的时候——他开着拖拉机带我四处兜风,”43岁的黄女士(来自泉州)说。

这些情感驱动因素并不新,但星传媒体建议品牌需要充分利用:“允许她们间接实现梦想,满足她们不真实的浪漫愿望”,研究称。研究也显示,有25%的单身女性观看相亲节目且不反感品牌广告——这为品牌内容以及节目整合提供了新的机会。

等待白马王子的出现之前,金钱就是当前的宝贝。大中华区最有抱负的女性来自香港,大陆一、二线城市的女性紧随其后。

尤其对大陆女性来说,她们选择创业的最主要动机是经济独立。从这一点来看,有一半的淘宝店由女性经营也就不足为奇了。90%的在校年轻女孩也希望自主创业。

另外,根据全国妇联的统计数据,大中华区有约2900万名女性企业家。“这种创业精神在老一辈女性中并不明显,”Caven表示。

品牌应为这些想要创业的女性提供交流的空间,比如提供理财建议、商业规划、管理策略等支持,她表示。

即便身处三线城市云南大理,32岁的管女士也希望实现从幼教到室内设计的彻底职业改变。“这个梦想还有待实现。有了与孩子们相处的经历,我可以专门设计儿童房。他们通常喜欢蓝色,因为那是大海的颜色。”

她在采访中表示,她的未婚夫是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可以胜任公司的销售工作。但老板仍是她,利润也归她。目前,未婚夫保留三分之二的工资,三分之一交给她。

而在台湾,以家庭为中心的传统观念依然根深蒂固,因此职业女性采取了更为平衡的方式,她们中许多人表示能够接受为了家庭而暂停工作或放弃更高职位。34岁的苏女士来自台中,30岁时为了“准备怀孕”辞掉了工作。

以经济独立为动力的趋势越来越明显。29岁的Ivy(来自香港新界)嫁给了一个当地人,丈夫经营一家建筑公司。她可以选择做全职太太,但她拒绝了。“我不想给人“看死”(因为没有工作而被轻视)。而且,跟老公拿钱花时,口气还不可以太大,”Ivy说,并表示结婚前她的主要择偶标准是看经济实力。

研究显示,84%的女性认为积累个人财富是其“巨大的动力”。还有一群特定的女性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掌握自己的经济命运:做情妇。

她们真正注重的也是经济独立,而非爱情。与越轨或俗称的破坏家庭的“狐狸精”不同,以追求金钱为目的的性爱变得可接受,所以中国的情妇圈的形成更多的是自己的选择而非偶然。

例子:一位成都“小三”嫁给了一位政府官员,暗地里却养了两个“小白脸”。内地大学生尤其将此作为快速致富的路径。

研究称,对于这一问题,品牌最好在社会舆论中保持中立立场。星传媒体将自己视为向商家提供数据的见解采集者。如果消费者的世界观有所歪曲,那么是否需要根据这些价值观开展推广活动,或以高尚的道德标准地来“纠正”整个社会,取决于客户。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