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9年6月19日

继群邑债主上门冲突后,探索民事起诉风波掀起

去年10月,WPP上海办公室外的一场纠纷引发了公开讨论,如今该事件已升级为民事诉讼。

继群邑债主上门冲突后,探索民事起诉风波掀起

去年10月,群邑上海办公楼外发生了一起讨债纠纷,引发了公开冲突。如今,此纠纷继续升级,相关方面已经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了正式的民事诉讼。

上周二,OTT广告程序化交易代理商探索传媒正式起诉了群邑旗下的一家法人实体——上海群势广告有限公司,并表示日后还将向群邑集团本身发起诉讼。据悉,探索传媒称被群势拖欠的款项总额达850万元人民币,拖欠已一年之久。 

中国企业信息数据平台天眼查显示,群势广告是WPP旗下的全资公司,而兼任WPP及群邑中国首席执行官的徐俊(Patrick Xu)是其法人。群邑内部的两名消息人士也证实,群势广告确实是群邑所拥有的实体公司。

这份起诉书包括365页的证据档案,徐俊的名字赫然在列。该起诉书援引中国《合同法》第107条和第113条的规定,认定探索传媒因为群势广告违反合同而成为受害者。

尽管《Campaign中国》再三试图与当事人核实,群邑中国企业传播及其代表典范公关顾问(Paradigm Communications)的发言人均拒绝就此事置评。
 
探索传媒的指控

鄙刊采访了探索传媒的营销总监邵娅媛(Tina Shao),以下是经过精简的采访内容。

问:双方争议的缘由到底是什么?

答:群势诉讼事件与一家在中国采用分销模式运营的英国家电品牌有关。知情人向我们表示,该客户的全球总部已经在英国向WPP支付了英镑款项,但是,直到今天我们仍然没有收到我们的项目结款。

除了针对群势广告的诉讼,早前我们还已向群邑指定的一家叫集信堂的中介发起了900万元人民币的诉讼。我们已经争执了一年多,在咨询过律师后,我们决定采取法律措施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不过此时我们已经同意参与调解。

问:能介绍一下事件的背景和前因后果吗?

答:2016年,探索传媒成为群邑的程序化交易代理商之一。2016年到2017年上半年,我们之间的工作相对比较顺利,包括付款流程。

然而,接近2017年底的时候,群邑内部采购流程发生了变化,形成了由群邑指定中介公司的层级结构,从2017年第二季度开始支付流程就变得非常复杂。 

那么,2018年3月,我们一度拒绝接受他们指定中介的订单,但之后我们达成了妥协。

这可能是随后一系列不愉快事件的导火索。

问:你们为什么拒绝接受被指定的中介?

答:关于为何要指定中介,我们所知道的是,中介可能会给群邑一个不同的帐期或回扣金额。

当我们的客户服务团队与这些中介沟通时,我们发现某些中介对OTT一无所知。所以即使群邑通过这些中介给到我们业务,我们实际上也只会直接与群邑内部的媒体策划师沟通,因为这些中介对OTT广告行业的了解不够。

我们的法律部门表示,不论从财务还是法律角度来看,通过这种资质不足的中介来操作都是有风险的。

问:在2018年一直到贵司与群邑在公开场合争执期间,都发生了什么?

答:2018年1月至9月期间,在每次广告活动执行、每个项目结案报告完成后,我们都没有收到来自群邑的任何以书面或口头形式表示的异议。

后来他们在超过90天的信用期后依然没有付款,但当我们催款时,他们突然告诉我们,我们没有完成广告交付的KPI,并以此为理由拒绝付款。

9月3日,我们在群邑位于20楼的办公室与他们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当时我们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董大伟先生亲自参加了会议。我们的现任首席执行官徐华欣和群邑中国媒体投资总监底飞(Rycan Di)也都参加了。当时,他们总共欠我们3000多万元人民币。[小编按:邵表示,群势广告后来支付了其中的大部分,因此到目前有争议的款项总额为如上所述的850万元人民币。]

我们徐总表示,当时的会议气氛很不愉快。董事长兼总经理董先生在会后就开始感到很不舒服,卧床休息了五天左右,还去了多次医院。由于公司资金受到长期压力,董先生于9月25日去世。

我们只能说这件事给他带来的精神压力是他生病的原因之一。

10月8日,我们发布了讣告,宣布董先生死于疲劳和突发脑梗死。 

10月16日,他的遗孀丁霞别无选择,只能去群邑办公室找底飞解决问题。她在会议室等了半个小时,后来听说他不在,于是默默地离开了。10月23日,她又去找底飞,等了两个小时之后离开了。

10月24日,丁霞和一名女助理再次前往群邑办公室。WPP大楼的保安人员拦住了她们,不允许她们进入。她们当时还很平静,站在大厅里等着底飞。但就像视频展示的一样,底飞的态度非常恶劣,最终双方陷入了冲突。

希望每个人都能理解,没有供应商愿意用这种方式与客户沟通。丁霞女士不仅刚刚失去了丈夫,还屡遭拒绝并被很多人试图从大楼里赶走,没有人能忍受这样的遭遇。

问:你们是否试图单独核实群邑对你们的指责?

答:其实,群邑并没有直接提供证据说明哪些特定的投放项目出现了问题,所以我们只能自行检查,而这非常耗时。第三方广告监测公司是由群邑指定的,我们无法获取其监控报告,所以也无法一一核实。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的指标是虚假的,那就是第三方公司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

 

来源:
Campaign 中国

关注我们

每日头条新闻、见解及分析

注册Campaign 新闻简报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品牌机遇:贸易战下进口商品依然受宠
付费
17小时前

品牌机遇:贸易战下进口商品依然受宠

中国消费者对进口商品热情不减,成为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一大机遇。

付费
2019大中华区13位40岁以下营销精英
付费
2天前

2019大中华区13位40岁以下营销精英

从数据科学家、品牌构建师、创意人士到企业领袖,此次2019亚太区营销和传播行业的杰出青年才俊中,有13位来自大中华区。

付费
万博宣伟宣布中国区管理层任命
付费
2天前

万博宣伟宣布中国区管理层任命

万博宣伟新任命了首席增长官、执行副总裁、运营官,埃培智集团旗下公关公司Current Global同时宣布了中国地区领导团队的高层任命。

付费
华为应该道歉吗?
付费
2天前

华为应该道歉吗?

公关业内人士认为华为对离职员工的回应缺乏温度,此事处理不妥或影响品牌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