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6年7月19日

观点:中国还玩不了口袋妖怪Go,为何迅速蹿红?

宏盟媒体集团的Adam Vine表示,Pokemon Go《口袋妖怪Go》仅用了一周时间就收获了与Uber同样多的用户,核心原因在于这是迄今为止对“现实增强”(简称AR)技术最棒的应用。

观点:中国还玩不了口袋妖怪Go,为何迅速蹿红?

任天堂急需一个成功法宝。在过去一个财年,其利润下滑了61%。其最新游戏机Wii U自2012年上市至今只销售了128万台,仅为索尼PS4的四分之一,虽然比后者上市早了整整一年。 

对任天堂而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其大部分的游戏机业务利润都来自对现有客户群的销售,很难开发更多潜在用户。 

在全球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20亿部的背景下,在移动市场做文章的确是任天堂合理的出路。游戏机通常只能在家中使用,即便能够移动也需要额外的设备。但智能手机则不同。人们非常依赖智能手机,这也为互动提供了更多机会。 

然而,任天堂的首次移动尝试——Miitomo游戏并不成功。在此游戏发布的当日,任天堂的股价下滑了9%。 

Miitomo的问题在于,它是一个以创建角色为基础的社交游戏,而且只针对日本市场。很多人曾经认为,游戏机业务被移动游戏大量蚕食,任天堂的努力只能遭受重创。 

而与这一认识相反,任天堂最新的移动游戏《口袋妖怪Go》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自此游戏于7月6日在美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发布之后[小编按:这款游戏尚未登录中国],任天堂的股价已飙升了65%。此游戏也成为了iOS和安卓应用排行榜上夺冠最快的游戏。 

在最初的限地区发布一周之后,此游戏在美国下载量达到了750万,日营业额约为160万美元。有报告说,全球5%的安卓智能手机都已经下载了此游戏。 

也就是说,如果这些数据都是真实的,那么《口袋妖怪Go》仅在一周内就获得了与Uber一样的用户量。 

自此游戏于7月6日在美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上市之后,任天堂的股价已经飙升了65%。此游戏也成为了iOS和安卓应用排行榜上夺冠最快的游戏。 

那么,《口袋妖怪Go》为何能如此迅速蹿红?原因或许有很多。首先,Pokémon(口袋妖怪)是全球最受欢迎的游戏人物之一,不论新用户还是老用户都对其全新推出充满期望。 

最初只在三个市场限区发布的举措也起到了作用,因为这会让全球其他地方的用户对它更加渴望:已经有几百个网页在告诉你,如果你在英国该如何想办法下载此app。 

当然,游戏本身也非常棒。它很自然地延续了口袋妖怪游戏,让游戏者能真切地体验最原始的游戏场景:跑来跑去捉妖怪,并且与朋友和对手对战。可以说,这是为智能手机时代重新想象并改进的原始版游戏。 

《口袋妖怪Go》利用AR技术将口袋妖怪置入真实世界,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对AR技术最棒的应用。到目前为止,很多游戏的AR应用都是噱头,让人很失望。而《口袋妖怪Go》则将AR变成了必备因素,只有这样才能让口袋妖怪的世界变成现实。而任天堂也只有通过手机才能做成这一点。 

那么,这一游戏能够持续火热吗?现在很难想象有什么因素能让这一游戏的发展势头减弱,但是现在下定论也为时尚早。 

一个可能的阻碍是,迄今为止大多数成功的移动游戏都简便易用。用户可以在任何可能的时间,比如地铁上很快地玩上一局,比如Candy Crush(《糖果粉碎》)。 

也就是说,用时少又简单是让移动游戏深受喜爱的核心原因之一。然而如果想要在《口袋妖怪Go》游戏中晋级,你就需要更投入。 

在最初兴奋地尝试阶段,初始用户数量很庞大。但是,接下来还有多少用户会持续与之互动并有足够的时间继续捉妖怪?这将是值得关注的。 

然而有一点不可否认,此游戏最初的一周已经彻底地改变了任天堂。深受人们喜爱的任天堂游戏和角色,其未来将取决于移动世界——对此曾经有人质疑,但现在这一质疑将荡然无存。 

虽然任天堂还没有针对长期游戏的解决方案,但至少它已经向自己证明了,在移动平台大获成功是可能的,对于其产品的移动化,消费者有着巨大的兴趣。 

而且,看看其在90年代的老对手Sega,任天堂也会知道移动战略会有多成功。过去几年,Sega不断重新推出经典游戏,比如刺猬索尼克系列,同时还针对移动端推出了全新的改版游戏,并且也推出了一些全新的移动游戏。 

在以上各个方面,Sega都大为成功,每年推出20个移动游戏,其中每年都有多达5个游戏的月收入超过350万美元。2015年,Sega游戏的下载量达到了2.28亿。 

并不仅是Sega,Rockstar也在移动端重新推出了很多《侠盗猎车手》系列游戏,Square也推出了一个《最终幻想》系列游戏。 

在移动端复制原始游戏的成功,这对游戏公司而言是延长生命力、扩大营业额的很好方式,避免了这些游戏随与它们一脉相连的游戏机一起死去。 

未来几年,我希望看到任天堂更多的原始游戏进入移动端。在此之前,其领导层对于这一方向并不认同。 

而面对消费者的巨大需求,其领导层的这一决策原本就让人感到很奇怪。有些玩家已经自行开发了任天堂模仿游戏,并早在Apple推出第一版AppStore之前就在自己的iPhone上玩已有的任天堂游戏机版游戏。 

所以,任天堂最初不肯为消费者提供他们想要的东西、通过已有的游戏开辟新的收入来源,这的确是个疯狂的决定。 


Adam Vine是Mobile5的业务总监。后者是宏盟媒体集团在英国专注于移动及数字的业务单元。 

来源:
Campaign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