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Gaskin
2015年11月12日

观点:为众口非议的中国千禧一代辩护

面对不断恶化的就业形势、高不可攀的房价和一系列严重挑战,中国的4亿千禧一代可谓压力山大

Sam Gaskin
Sam Gaskin

在中国,千禧一代不好当!在国内,他们被视为宠坏了的一代。在国外,他们对政治的冷淡让外媒记者惊叹不已——他们竟然没有见过那张标志性的天安门“坦克人”的照片,毕竟这张照片在中国的互联网世界里根本无迹可寻。然而,这一切并不是中国千禧一代(1984至1996年出生的人群)的真实写照。

中国的千禧一代虽然没有经历过父母一辈或祖父母一辈的苦难(比如饿肚子),但是他们也经历过一些并不让人羡慕的生活状况。美国记者Eric Fish在他的著作《中国千禧一代》(China's Millennials: The Want Generation)中详细描述了这一代人的成长环境。

如今中国大学毕业生人数每年增长25万人,而全社会的就业率却每年下降20%。曾经充满着机遇的中国经济正在下滑,而整个国家的财富和权利都被集中在少数精英人群的手中。Fish表示,除非你是少数的幸运儿之一,否则“很难进入这个圈子并不断往上爬”。

另一方面,很多成功的技术公司背后的创业者都是那些被名牌大学和知名企业拒之门外的千禧一代。

中国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调,而且还在以每年超出100万男性的速度增长。这为异性恋男性寻找结婚对象带来了难度。而那些能够成功娶妻的人则面临买房的挑战——中国的房价已经过度膨胀。此外,大多数的中国千禧一代都是独生子女,4:2:1的家庭结构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意味着每一个人都要赡养4个祖父母和2个父母。

此文是《文化雷达》系列中的一篇

 

致富的道路颇为坎坷,于是很多的中国千禧一代调整了生活重心。Fish采访过的一位女性千禧一代表示,她违背父母的意愿,选择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学习写作。她与父母的价值观冲突很大,用她自己真实得近乎残忍的话来说:“我的父母想让我追求物质利益,我想追求人生的意义”。

Fish通过研究发现,中国的千禧一代对于创业精神、言论自由和妇女权利越来越关注。他说:“我认为这一代人更希望追求金钱之外的东西”。

对于营销人而言,想要打动这一代人,一定要更好地理解他们生活中各种各样的动力。

 

Sam Gaskin是Flamingo上海的内容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