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on Chen Kang 江欣珍
2017年8月4日

香港押注电竞产业,表明是具经济发展潜力的新领域

由中国工商银行(亚洲)冠名的香港电竞音乐节于上周末开幕,香港政府希望借此机会让电竞成为香港的一张旅游名片。此举能否成功?让我们来分析一下。

香港押注电竞产业,表明是具经济发展潜力的新领域

香港电竞音乐节今天在香港中环海滨隆重登场,这是香港首次举办的大型电竞节。主办方香港旅发局为此全力以赴,除推出“英雄联盟王者回归世界邀请赛”外,还力邀韩国当红流行组合Super Junior等奉献精彩演出,尽管有批评者对港府投入的3,500万港币大手笔颇为不满。

尽管该电竞音乐节是否物有所值仍未可知,但据普华永道《2017至2021年全球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报告预测,自2018年开始,香港视频游戏产业的收益将超过传统媒体,且到2021年有望达到10亿美元。2016年,香港视频游戏业营收7.42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内地去年视频游戏业总收益为154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

普华永道娱乐及媒体部门负责人邱丽婷(Cecilia Yau)表示,香港毗邻电竞观众人数占全球一半以上的中国内地,且拥有自由市场,这为香港成为电竞中心提供了良机,而中国内地直到2015年才取消视频游戏机销售禁令。“香港在游戏机的进口及应用程序商店的审查方面有更多自由,并且一向是投放新技术的首要市场,”在本周早些时候举行的普华永道电竞媒体会上Yau如是说。“这可能会吸引内地玩家到香港采购。”

同时,普华永道全球及中国、香港的科技、媒体及电讯行业主管合伙人周伟然(Wilson Chow)也指出,大型电竞节通常都包括音乐和动画元素。他认为,中国内地严格的审查制度是在内地举办此类活动的障碍。

但据说,由于存在灰色市场,内地的游戏机销售禁令作用有限,而且电竞玩家本身都较擅长高技术,因此能够想方设法规避审查。一家大型游戏平台的业内人士称,虽然香港的电竞环境相对宽松,但与韩国和中国内地相比,仍受限于较小的市场价值。

“自由市场固然有助于游戏业发展,然而电竞一直以来仅限于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远古守卫(Dota)等少数几个大型游戏,”该人士说。“尽管游戏种类繁多,各不相同,但并非每款游戏都具备竞技元素。要想成为电竞游戏,除了必须有一定规模的玩家,还要有众多乐在其中的观众。”

普华永道的邱丽婷认为,电竞的发展与任何其他赛事一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众数量。“非长期观众及手机上社交和休闲游戏(如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和糖果传奇(Candy Crush Saga))的增长预期表明,电竞的观众人数将在未来数年继续增加,”Yau说。

邱丽婷还认为,除了直播带来的广告收益外,随着观众数量的增加和赛事的日益成熟,电竞能够吸引更多大牌赞助商。

电竞的传统赞助商大都来自计算机及电子硬件品牌,但近年来,由于电竞在本地区的受欢迎程度剧增,更多的消费品牌已加入赞助行列。如,吉列在五月份与中国EDG战队签订了赞助合约,可口可乐所属品牌雪碧去年也赞助了在中国内地举行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2016夏季赛,且在同期推出了限量收藏版饮品。

英雄联盟版雪碧现已投放内地市场,且在eBay有售。

“看看直播NBA和英超等赛事所需要的高昂转播费,也许有一天电竞的价值也会成为天文数字,”邱丽婷说。然而,电竞目前仍需为自己正名,声誉不佳让一些赞助品牌小心翼翼。据本刊获得的消息称,随着电竞开始走出阴影,这种状况正在改变。

“我们最早接触的许多公司开始并未真正了解电竞观众,这是因为电竞在过去并不是人们已接受或试图去认知的文化,”这家游戏平台的消息人士说。“游戏玩家通常因沉溺于游戏而名声不佳。但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玩家数量猛增,让更多人认识到,电竞玩家和足球迷或篮球迷没什么两样。”

普华永道的周伟然认为,电竞和主流赛事不同,其受众更为集中,能帮助品牌触达更精准一群消费者。“一家人里,可能爷爷和爸爸都是NBA的超级粉丝,但提到电竞,其受众则是许多品牌瞄准的年轻消费者。” 

对品牌而言,认为只有男性观看电竞比赛是一个错误。不同情况下,观众性别比例也有所不同。“在我们的电竞赛事直播中,男女观众之比为50:50,然而从电竞观众的整体构成来看,男性仍占大多数。”该游戏平台的消息人士称。

在对电竞战队的赞助方面,该消息人士认为,赞助规则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品牌需要了解每个战队的粉丝群。“与我们合作的每个战队,其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都与日俱增,所以在早期就适度地进行赞助其实有不少好处,这样能提升真实感。”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