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4年10月17日

香港最政治化的媒体之一如何经受围困考验

香港 – 随着“占中”抗议进入第20天,带有强烈支持民主立场的本地媒体——《苹果日报》似乎抵挡住了来自实体和网络世界的骚扰和攻击,广告收入的影响不大。

范思哲在今天《苹果日报》头版的全幅广告
范思哲在今天《苹果日报》头版的全幅广告

《苹果日报》本周早期连续多夜遭到围攻——100多人堵住壹传媒大楼的出入口,阻拦报社的送报货车,完全无视香港高级法庭颁布的禁制令。

这是一个令人惧怕的先例,无论从媒体自由角度考虑,还是仅仅从获得稳定、可靠的媒体环境的商业愿望出发。

这是公众关注度如此之高的香港媒体首次因遭遇有形敌对而导致新闻收发受阻。不过,这并非该报首次面对政治压力了。早在4月的国家民主基金会谈话上,民主党创始人李柱铭就控诉北京动用经济压力打击该报。李说政府鼓励香港企业撤回与《苹果日报》的广告协议,选择对政府更为友好的媒体。 

从一份有关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的报告可以看出,某些广告商确实在占中运动开始前就进行撤单了。“带有政治立场的客户很早之前就已撤出”,一位业内人士告诉Campaign亚太。这些客户主要来自零售银行及房地产行业。

“选择撤出比保留更有政治目性”,该消息人士补充说。

根据消息,在紧急情况下,撤销电子广告的提前时间可以为3至12个小时,撤销纸质广告的提前时间可以为12-24个小时。即便在占中运动开始后,广告商也有充足的时间撤单,并且如果他们害怕受到牵连就会这样做。

另一个消息人士说,“依然选择留在该报的广告商不是出于商业原因,就是该报政治立场的间接支持者。”

例如,《苹果日报》今日的头版面上刊登了闪亮的范思哲(Versace)全幅广告,推销该品牌在海港城(位于尖沙咀的购物商场,并未受到静坐示威者的影响)新开的旗舰精品店。

其他在该报版面较为不稳定的A版刊登广告的品牌包括三星、奔富、PrimeCredit和宝马迷你。这些品牌显然不介意将他们的广告位置被安排在情绪激昂的对据称的“多名市民捱打,魔警岂止七个“及“黑势力对壹媒体围堵或恐升级”进行报道的文章之旁。

毕竟,在广告效应方面吸引眼球才是最重要的。该报坚称,《苹果日报》的读者量和发行量依然稳定。当时在围堵的混乱中,该报决定将以新闻为主的A版比B版-H版(主要是财经或生活方式内容)分开送到报摊,某些报亭商贩因事态动荡不安,将《苹果日报》的A版单独发售。

并且,在网上,占中运动带来了积极影响:该公司的流量增加了40%。其网站和移动应用的数字流量分别到达每日3000至4000万次浏览,其中60%来自移动设备。与之对比,报纸的阅读量只有每日19万。

该报遭遇网上攻击已经有些时日。在6月,该报网站频繁遭遇阻断服务攻击《苹果日报》称,本周,这一情况再次发生。该消息人士表示,公司每天都会遭受很多DDoS攻击,现在已经提升了网络安全方面的防备。

总体而言,多数品牌并没有偏离他们的媒体计划。一消息人士确认说,该报本月的广告时间调整率升高。并且,一些品牌收回了那些无法改期的广告。例如,该消息人士称,由于“购物情绪暗淡”,迪斯尼收回了一个时间敏感性较强的促销广告。

总体而言,新广告预订当然有所下滑,本月媒体计划求建议书(RFPs)发出后的合约定结量自然而然的降低。该消息人士称,“我们只能说合约量下降了,但不能公布具体的数字。” 再进一步被提问时,他补充说,“不过,下降的并不大。”

事实上,商业广告预订收入的下降被带有政治信息的文案广告所抵消,例如,呼吁减少暴力、增加对话的黑白版面广告,这些是由广告界、设计或教育行业的团体或联盟所投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