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8年7月25日

WPP中国欲向阿里巴巴、CMC和腾讯出售股份,这或许是后苏铭天时代的“整顿”:分析师

消息人士估计将被交易的股份约占WPP中国总股份的20%,价值在20亿美元至25亿美元之间。

An image from WPP's 2017 annual report shows its revenue and employee numbers (including associated companies) across the region.
An image from WPP's 2017 annual report shows its revenue and employee numbers (including associated companies) across the region.

天空新闻(Sky News)报道,WPP正在进行初步谈判,拟将旗下中国业务的少数股权出售给阿里巴巴、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MC)和腾讯(Tencent)组成的财团。

《Campaign中国》了解到,WPP董事长Roberto Quarta和联席首席运营官Andrew Scott 7月初访问中国时提出了此意向。然而,目前的讨论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

消息人士估计将被交易的股份约占WPP中国总股份的20%,价值在20亿美元至25亿美元之间,并将进入一家新的控股公司。

WPP过去也建立过很多合作关系:与腾讯建立社交营销实验室,与阿里巴巴整合多个受众数据来源等。然而,如果此次交易成功,这两家中国科技巨头将成为平等的股东,而不是竞争广告费的对手。而CMC的创始董事长黎瑞刚自2012年11月以来一直担任WPP非执行董事。

一位WPP发言人拒绝对此置评。

Results International执行合伙人、营销和科技行业并购和融资顾问Keith Hunt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众所周知,苏铭天爵士从来都不愿出售WPP网络的任何部分。如果此次协议达成,可能意味着该集团新领导层开始清理资产,并努力抓住以前从未有过的机遇。

最大的问题是,如果交易成功,WPP是否会将所筹资金用于偿还一些金额巨大的债务,还是会用于其他战略交易?坦率地说,第一种选择不是很有想象力。相比之下,更令人兴奋的是这一新的股东集团能够给WPP和它的客户带来什么。

对西方企业来说,中国市场总是很难“啃”。与本土企业合作优势众多,WPP当然不是第一个意识到这一点的大型西方机构。同样,中国的合作伙伴也能通过合作,更多地了解谷歌和Facebook在西方的运营方式。就他们的长期目标来看,他们目前似乎不太可能对WPP在中国以外的业务感兴趣。

这笔交易能带来的优势是相当独特的,至少在这个规模上是如此。任何代理商与这几家数字媒体巨头合并都将迎来巨大的机遇:它将为双方提供将创意与媒体结合的方式,这是竞争对手目前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其他玩家当然不会不知道,这将是一个巨大威胁。腾讯和阿里巴巴规模庞大,在中国境内,再没有同等规模的玩家能达成这样的交易。话虽如此,我们还不知道WPP是否愿意或是否能够获得排他性条款。即使不能,其先发优势也将是无价的。

 

来源:
Campaign 中国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GPC十一月份上旬拿下川酒社媒业务
付费
2018年12月12日

GPC十一月份上旬拿下川酒社媒业务

此次合作打算将品牌视频跳脱出传统枯燥无味的白酒广告风格。

付费
突破传播中国的朱京华将在阳狮媒体中一肩两任
付费
2018年12月12日

突破传播中国的朱京华将在阳狮媒体中一肩两任

现任实力媒体中国首席执行官陶宇红(Ellen To)将转任公司顾问。

付费
前万博宣伟的深圳负责人唐晓亮加盟创维电视
付费
2018年12月12日

前万博宣伟的深圳负责人唐晓亮加盟创维电视

由于创维想要开启全面品牌国际化战略,邀请了前万博宣伟的深圳负责人唐晓亮推进相关业务。

付费
Wavemaker斩获New Balance中国媒介业务,已于12月1日起实行
付费
2018年12月12日

Wavemaker斩获New Balance中国媒介业务,已于12月1日起实行

其品牌市场总监希望WAVEMAKER(比起前任BLUE449)更能帮助NEW BALANCE重启中国市场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