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20年12月22日

年度回顾:截然不同的并购之路

疫情之下 现金为王 并购交易愈发谨慎

年度回顾:截然不同的并购之路

岁末,让我们一起来看,Campaign亚太网站发布的年度回顾文章。

这一年里,广告和营销,也像所有行业一样,遭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沉重打击。首席执行官们在财务上宁愿谨慎对待,保存现金,而不是积极支出。由于大型广告代理机构裁员、冻薪,急于保持开张和盈利,他们更关注如何整合现有业务以助推内部效率和规模,不愿冒险去收购昂贵的新业务。

WPP的做法或许最能凸显这一点。WPP作出两个决定,追求规模经济和专业技能。11月,WPP网络合并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创意店Grey以及年轻的AKQA,震惊整个业界。

受到广告支出削减的影响,日本电通Dentsu公司宣布将把国际业务旗下的品牌数量从160个减少到6个,同时削减数千工作岗位。电通公司已经在整合英国业务,合并五家代理商进军B2B市场。

Omnicom合并了越南的TBWA和F/Digital,Publicis阳狮旗下的创意商店BBH则在印度和中国进行了整合。

总部位于伦敦的并购跟踪机构Ciesco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的并购活动下降了17%。最近,交易量同比减少了25%。但私募股权公司表现出了弹性,所有交易中有38%涉及PE买家。

Ciesco称,整体披露的交易价值比2019年减少了55%。埃森哲依然是技术、数字、媒体和营销领域最活跃的买家,已经公开宣布了12次收购。随后是电通、Embracer集团、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和腾讯控股,完成6次收购。

营销行业倚重KOL

由于营销预算减少,品牌需要寻找新的方式去接触消费者。为了最大限度利用有限的手段,品牌必须抓住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网红管理机构以及KOL名单。2020年在亚太地区受益的一家公司是Anymind,进行了两笔交易,以巩固其领先地位。1月,它收购了日本网红网络Grove,3月收购了印度的Pokkt。Impact收购了网红管理平台Activate,声称已经拼出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平台。

并购市场迅速分化
并购也存在着分化趋势。两笔交易标志着广告和媒体市场快速变化的新潮流。一方面,Spotify以2.35亿美元收购了Megaphone,致力于加强蓬勃发展的播客业务。另一方面,被广泛认为是音乐先锋的Napster仅以7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出售。


阅读英文原文请关注Campaign亚太网站。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1小时前

恐龙在联合国发表演讲:“不要选择灭绝”

本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邀请迅猛龙(Velociraptor)担任演讲嘉宾,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的联大会堂发表演讲。

6小时前

BBDO埃克森美孚最新广告《风的守护者2》

碳中和将影响所有人的生活。BBDO上海携手埃克森美孚,推出全新风电行业版“英雄联盟”大片。

1天前

Red Havas整合Havas公关业务 拓展至中国市场

Red Havas现已扩展到中国、西班牙、意大利、印度和法国市场,Havas Health & You和Havas Creative旗下的公关服务也整合至Red Havas旗下。

2天前

萃弈携手凯度推出《中国品牌全球化征途中的机遇和挑战》白皮书

聚焦游戏、金融科技和D2C三大品牌 助力中国品牌致胜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