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20年12月22日

年度回顾:截然不同的并购之路

疫情之下 现金为王 并购交易愈发谨慎

年度回顾:截然不同的并购之路

岁末,让我们一起来看,Campaign亚太网站发布的年度回顾文章。

这一年里,广告和营销,也像所有行业一样,遭受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沉重打击。首席执行官们在财务上宁愿谨慎对待,保存现金,而不是积极支出。由于大型广告代理机构裁员、冻薪,急于保持开张和盈利,他们更关注如何整合现有业务以助推内部效率和规模,不愿冒险去收购昂贵的新业务。

WPP的做法或许最能凸显这一点。WPP作出两个决定,追求规模经济和专业技能。11月,WPP网络合并了拥有百年历史的创意店Grey以及年轻的AKQA,震惊整个业界。

受到广告支出削减的影响,日本电通Dentsu公司宣布将把国际业务旗下的品牌数量从160个减少到6个,同时削减数千工作岗位。电通公司已经在整合英国业务,合并五家代理商进军B2B市场。

Omnicom合并了越南的TBWA和F/Digital,Publicis阳狮旗下的创意商店BBH则在印度和中国进行了整合。

总部位于伦敦的并购跟踪机构Ciesco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的并购活动下降了17%。最近,交易量同比减少了25%。但私募股权公司表现出了弹性,所有交易中有38%涉及PE买家。

Ciesco称,整体披露的交易价值比2019年减少了55%。埃森哲依然是技术、数字、媒体和营销领域最活跃的买家,已经公开宣布了12次收购。随后是电通、Embracer集团、Providence Equity Partners和腾讯控股,完成6次收购。

营销行业倚重KOL

由于营销预算减少,品牌需要寻找新的方式去接触消费者。为了最大限度利用有限的手段,品牌必须抓住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网红管理机构以及KOL名单。2020年在亚太地区受益的一家公司是Anymind,进行了两笔交易,以巩固其领先地位。1月,它收购了日本网红网络Grove,3月收购了印度的Pokkt。Impact收购了网红管理平台Activate,声称已经拼出了世界最大规模的平台。

并购市场迅速分化
并购也存在着分化趋势。两笔交易标志着广告和媒体市场快速变化的新潮流。一方面,Spotify以2.35亿美元收购了Megaphone,致力于加强蓬勃发展的播客业务。另一方面,被广泛认为是音乐先锋的Napster仅以7000万美元的价格被出售。


阅读英文原文请关注Campaign亚太网站。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6小时前

展翅高飞——传统干邑品牌推出新广告

马爹利为中国及其他地区的新一代消费者重新诠释了一个古老的符号

7小时前

蔚迈公布新任中国区首席执行官人选

Jose Campon将继续推动中国业务强势增长

3天前

“拼多多”2021热搜时间线回顾

996 007 劳动者权益 用户隐私 互联网大厂留给我们哪些疑问和思考?

4天前

R3最新报告:《中国媒体价格趋势预测》

移动技术或引领2021年中国媒体涨幅 预计2020年数字媒体增长达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