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4年10月30日

China Innovation:山寨文化以开放式创新催生新品牌

‘山寨’一词往往用作贬义,指抄袭其他品牌的设计和假冒大牌的中国电子产品。不过,山寨一词的原意是指反对贪官统治而躲进乡间占山为王的强盗,有点类似英国民间人物罗宾汉。在风生水起的创客运动(Maker Movement)与讲求实效的制造产业的碰撞之下,罗宾汉精神也启发了众多合法、且往往具有创新性的产品。

China Innovation:山寨文化以开放式创新催生新品牌

请点击此处浏览有关2014 China Innovation所有内容

的确,诸如“Nakia”和“Anycoll”等可笑的品牌都是山寨运动的产物。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很多的假冒产品都只是表面上的相似,比如山寨手机——看似与大牌无异,但是所有的内部结构和电子元件都是抄袭者的自主创造。

在为中国、东南亚、非洲、中东、南美和印度的不断壮大的用户群创作和生产手机的过程中,山寨手机生态系统在2005至2009年迅速扩张。这些30美元一部的手机显然不在摩托罗拉、诺基亚或三星等大品牌的市场规划之中。

这一市场增长迅猛。《金融时报》当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早在2010年,山寨手机就已经占据了中国手机出货量的20%。在这一背景下,像联发科技这样的新公司成为了重要的力量,每年向该市场供应上亿个芯片组。

Eric Schmidt和Jared Cohen最近在其新书《The New Digital Age》中提及了山寨现象。他们认为创新就像是电流,总会寻找阻力最小的路径。他们写道:

发展中国家不会被电子设备和其他高科技设备的进步甩在后面。虽然复杂尖端的智能手机和吸尘机器人等家务机器人的价格仍然很高,但是非正当市场,比如中国不断扩大的假冒电子消费品的‘山寨’网络,将会生产并销售仿冒产品,而这些产品会跨越价格的鸿沟。第一世界国家里所出现的技术将会在发展中国家得到新的应用。

这一自成一体的生态系统也引起了如英特尔等技术巨头的关注。英特尔耗费巨大的资金为那些使用自家处理器开发低成本产品以及用于中国平板电脑的特制芯片的企业提供免费工程支持。要知道许多中国的平板电脑价格低至50美元以下,而一部iPad起价为299美元。英特尔还创建了CET(中国技术生态系统)为开发者提供服务,并每年在深圳举办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华尔街日报》一篇题为‘英特尔对iPad的回应:廉价平板’的文章描述了这一芯片巨头所经历的巨大改变,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能与中国新崛起的灵活技术企业相融合。

山寨崛起的原因之一在于低成本的劳动力。不过,仅仅是成本的降低并不足以解释整个生态系统。哈佛大学的John Seely Brown和John Hagel在其发表在《麦肯锡季刊》(McKinsey Quarterly)的一篇题为‘创新反冲:亚洲的颠覆性管理实践’的文章中提到了重庆的摩托车产业,并解释了随意的社会关系和信息的自由流动是如何提高竞争力的。

同样的实践在深圳得以发展壮大——公板(公用板)和公模(公用摸)部件的出现让深圳的手机与平板制造业迅速发展。在‘山寨:中国的合作式电子设计生态系统’一文中,我和另一位作者对公板进行了描述——可以直接投入生产的电路板,适用于从手机、平板、手表到工业产品的各种设备。公模则是适合各种公板的配套外模。这一系统让生产新设备的人能利用公开分享的知识产权,无需为共享的部件投资,从而能将其主要精力放在价值创造上。这一开放的生态系统开始引起了DIY市场、创客市场以及物联网硬件和设备企业主的关注。山寨让深圳成为了全球硬件创业企业及科技企业加速器关注的焦点。

Haxlr8r是深圳的一家主要的硬件企业加速器。他们与深圳的供应商及厂商网络合作。其投资人相信“在仿冒iPhone的廉价太阳能灯中蕴藏着惊人的智慧。这些天才的智慧可以被利用到其他领域”。

从这一迅速发展的环境中脱颖而出的品牌有潜力成长为充满活力的全球竞争强者。从地下生产转向主流营销的品牌之一就是小米。小米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手机供应商,如今他们开始放眼海外,并进入了印度市场。有报道表明该公司还计划进入俄罗斯、巴西和墨西哥。全新网站mi.com拥有英文版本,小米还针对菲律宾和印尼设立了单独的网站。这都展示了该公司面向全球的姿态。

同时,利用山寨运动的不仅仅是初创企业。大型的工程服务提供商也加入了进来,比如总部位于爱尔兰科克并在深圳设有运营总部的PCH International。该公司最近在旧金山推出了一个名为Highway1的加速器项目。这一为期四个月的项目向创业者提供2万美元的种子基金,并提供两周在深圳培训的机会。该培训向美国的开发人员讲解珠三角庞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供应链。PHC将这里称为“中国制造业的主要中心”。

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PHC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Liam Casey表示,“山寨文化真得很重要。它具有颠覆性,追求标新立异、快速,希望实现不可能。”

另一个将山寨业务模式规模化的是Wiko。这是一个有着3年历史并快速发展的智能手机品牌,以法国中端市场(100-300美元)为目标。该品牌已占领了法国18%的智能手机市场,每年出货200万台。Wiko的创始人是一群法国设计师,他们看到了中端市场的薄弱并决心进军这一市场。他们没有从头开始设计新的手机,而是在深圳寻找可以加以利用的手机部件。

这一品牌的营销信息完全针对法国消费者,但所有的研发都直接来自深圳。该品牌的母公司是Tinno Mobile Technology——这已经是人人皆知的秘密。该母公司在全球多个市场以不同的、符合当地口味的品牌销售手机。不过,他们的产品都是利用山寨生态系统所提供的屏幕、芯片及其它部件组装而成的。

还有一些为这一供应链提供部件的企业已经发展壮大并成功公开上市,如以香港为总部的控股公司Global-Tech Advanced Innovations。该公司生产半导体、摄像头及其它手机和平板部件。

很多的西方主流媒体都注意到了这一发展趋势。比如《经济学家》就已发表多篇文章,阐述山寨对于创新的意义——不仅在中国,在全球都有颠覆新硬件创造模式的潜力。

智能硬件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这也让更多的风险资本开始寻找合适的机会,深圳可能会是下一个硅谷。山寨创新催生了一个全新的生态系统,在这一系统中,新科技品牌的创立和成长也从罗宾汉式的精神向国王的姿态转变。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