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20年9月1日

Facebook在澳洲市场放了个大招?

Facebook将禁止澳洲用户使用其新闻服务,这个动作似乎有点反应过度,但这是一场有全球影响的争斗。

Facebook在澳洲市场放了个大招?

这些天以来社交媒体的日子似乎都不大好过。

Facebook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澳洲政府提议的新闻媒体谈判法获得通过,Facebook将完全封锁其平台上澳大利亚用户的新闻功能。媒体专家说,这一令人震惊的举动表明了这家科技巨头对监管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担忧。

这家社交媒体网络毫不掩饰反对澳大利亚提出的媒体法,该法由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起草,要求数字平台改变其商业模式,与澳大利亚当地媒体使用营收分享协议。ACCC的代码草案不仅涵盖了与出版商谈判支付的过程,还涉及了科技平台极力反对的其他几个领域,比如变更算法前要提前通知新闻发布者。

当澳大利亚政府在6月份首次宣布计划起草这份强制性法规时,Facebook编辑了一份长达58页的激烈回应,称该法规“不公平”和“歧视”。当时,Facebook警告称,新闻内容“具有高度的可替代性”,这表明,如果Facebook将新闻从其平台上完全删除,则不会产生任何重大影响。

Facebook的声明不是一个空洞的威胁,它是在周一(8月31日)披露的。在Facebook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公司总裁Will Easton的博客文章中,他表示,如果该法获得通过,将禁止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分享本地和国际新闻内容。”“这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这是我们最后的选择,”Easton写道。“但是,这是唯一一个能够防止出现违背逻辑的结果的方法,这种结果将损害而不是帮助澳大利亚新闻和媒体部门的长期活力。”

墨尔本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媒体学高级讲师Belinda Barnet在接受Campaign采访时说,这是Facebook的“王牌”。这是一个双重承诺,因为Facebook最担心的是,这项法律将激励美国等主要市场效仿。“这是Facebook所能做的最大的事情,它将对新闻媒体和澳大利亚人产生最大的影响,”她说。“显然,这对他们来说是无法容忍的;认为澳大利亚将开创全球先例,其他国家也可能加入其中。澳大利亚是一个相当小的市场,但如果像美国或英国这样的国家,将目光投向澳大利亚这项立法,并决定在自己的国家实施,这可能会改变Facebook的商业模式,所以这对他们是非常有威胁的。”

Barnet补充说,Facebook的反应比其同行更为极端,因为新闻内容“对Facebook来说比对谷歌重要得多”。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相当于800万到900万人)从Facebook获得新闻。”这是大量的广告时间和大量的数据。从政治偏好到社会经济地位,所有这些都反映在你阅读、点击和发布的内容类型中。”Barnet说:“这是Facebook可能会放弃一大笔数据。”

很明显,Facebook有必要以最激烈的方式提出抗议。谷歌澳大利亚董事总经理Mel Silva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公开与澳大利亚政府争论,写了几篇博客,称该法规“行不通”,并暗示谷歌将被迫在新的规则下为用户提供“极其糟糕”的搜索和YouTube体验。

社交媒体上的几位评论员质疑Facebook将如何实际上阻止澳大利亚所有用户分享新闻。Facebook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将很快提供具体细节,说明我们计划如何删除澳大利亚Facebook上的新闻内容。”其他评论员指出,拒绝澳大利亚用户访问值得信赖的新闻的一个不利影响,而且错误信息的传播可能会上升,尤其在全世界正与COVID-19斗争的时候。

虽然如此严重的举动可能会引发澳大利亚用户的愤怒,但Barnet认为,Facebook将利用自己的平台来为他们提供有利于他们的信息。”我怀疑,当他们实施这项计划时,他们会使用弹出消息告诉人们,由于ACCC,他们不能分享新闻内容,从而将愤怒引向政府。”

Viztrade公司总经理Simon Larcey说,新闻出版商将在这一威胁中损失最大。”他们依靠流量引导到他们的网站,而在流量减少50%的情况下,我们的情况会变得更糟。所有出版商都从Facebook和谷歌的免费流量中获益。任何新闻发布者都可以推广他们的新闻,并链接回他们的网站,从而增加流量。”

Larcey补充道:“Facebook和谷歌的强硬言辞,可能对新闻发布者造成的伤害多于益处。”Facebook在去年首次在美国推出Facebook News后,上周向印度、英国、德国、法国和巴西等五个主要市场推出了Facebook News,在这五个市场中,它向出版商付费,让他们发布自己的内容。在Easton的博客文章中,他说Facebook本来希望把Facebook News带到澳大利亚,“但这些提议被忽视了”。

来源:
Campaign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