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media

2018年6月13日

“谈论西藏时要谨慎”:帮助品牌脱离水深火热的实用工具

除了明显带有政治色彩的词语之外,连“禁止”一词在中国社交网络上也被视为敏感词。

2017年8月4日

为何中国很多KOL热度超高,商业影响力却很小?

其一原因:仅仅是加入了很多话题标签的帖子并无很大意义。

2017年7月4日

Society贏得耐克的香港社交媒體業務

IPG盟博的社交媒體和數字內容機構Society宣布,已贏得耐克在香港的社交媒體業務,立即生效。

2017年6月1日

We Are Social在北京开业,是在华第二家办公室

继2015年上海办公室开业之后,社媒代理We Are Social在北京设立了其在中国的第二家办公室。

2017年2月16日

独家:睿承营销和思凯美迪预计于下月完成并购

此次并购着眼于建立大型控股公司,将诞生中国颇具规模的独立社交媒体代理商。

2016年8月30日

政治公關:香港政選候選人Facebook上的表現未必等於實際的選票

多位參與今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候選人更積極地通過Facebook分享競選日程與觀點,顯示了他們對社交媒體在香港政界作用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