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7年3月30日

【微信实验室】盛世长城广州纪录离开微信的十二个小时

从过去的“我电话你”到如今的“我微信你”,微信上线六年来,近日“过度连接”的讨论渐渐出现。科技无疑带来人们生活的便利,可随之也产生了新的问题。

【微信实验室】盛世长城广州纪录离开微信的十二个小时

带着对“过度连接”的思考,盛世长城广州联合微信团队邀请了六组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物参与真实测试,在【微信实验室】纪录片中,用镜头记录下他们退出微信的十二个小时。

《我的另一半》
由于频繁的微信互动,男孩女孩认识半个月便在一起了。迅速发展的关系偶尔令他们摸不透彼此,甚至一度还产生了信任危机。

实验室邀请他们参与实验,退出微信十二个小时,离开了语音、视频、定位,他们是否能找到适合彼此的相处模式。

《我的乐子》

来自东北的韩式退休夫妇从不会用手机,慢慢学会了使用微信,通过添加“附近的人”,“扫一扫”找到了聊天的对象,最方便的是能随时与儿孙们视频。原本为了打发时间而学习的新科技,如今成了他们退休生活的主要娱乐来源。不知不觉染上了“网瘾”,加入了“低头一族”。

《我最重要的事》

如今很多上班族一打开微信,就是各种各样的工作群,通过微信来管理和沟通工作已是家常便饭,一个app轻而易举地打破了生活与职场的界限,令两者顺理成章地糅合在了一起。

秦女士帮助先生打理着餐厅的生意,二十四小时依赖着微信沟通工作,同时,她也是一名5岁孩子的妈妈,平时陪孩子上课都离不开微信。

《我的谋生工具》

对于任职于房地产经纪公司的朱小姐来说,通过微信与潜在客户聊天就是她每天的工作。以前的一张张传单,变成了”环保“的图文信息,在收发之间,免去了吃闭门羹的尴尬,也减少了打扰客户的担忧。

已读不回的消息或许好过被扔掉的传单,微信就像她打仗的武器,可一旦脱离了微信,这种即成的沟通默契该用什么方式来替代?

《我的自虐人生》

有着5000名好友,2000多个工作群,网名”白鸦“的企业家为理想自虐着,他每天用微信与创业伙伴保持同步,对他来说没有上班下班的概念,只要是醒着,手机不离手,界面永远停留在微信,一段时间没有工作伙伴们的消息汇报,他就会感到焦虑不安。退出微信,用他同事的话说:“他会抓狂的”。

《我的中国朋友》

Jay来自底特律,孤身生活在中国上海,摄影、滑板,爱好与工作,充斥了他的生活。每天的固定时间,他会通过微信与远方的父母和女儿视频聊天,在【微信实验室】的十二个小时,由于错过了与家人的会面,甚至还引发了他与孩子母亲间的矛盾。

通过盛世长城广州联合微信团队制作的这六组故事,也许我们能重新思考微信的价值,感悟连接的意义。对营销人的感悟是:用户体验,因为用户体验始终是一种纯主观的感受。

 

 

来源:
Campaign 中国

刚刚发布

2小时前

爱奇艺台湾OTT代理商十月中旬起停止服务

爱奇艺因台湾当局规则变更停止在当地的流媒体服务。

1天前

阳狮集团协助GSK消费保健品与阿里巴巴数字营销合作

阳狮协助GSK探索品牌、媒体、代理商合作新模式。

2天前

亚洲品牌营销中存在种族歧视吗?

经过我们网站的简单投票,大部分参与者认为“种族歧视存在于亚洲广告营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