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hew Miller
2017年10月13日

观点:曹星如也许没为耐克“打出名堂”,而可能“打出脑残”?

选择将自己品牌与一项已被证明会导致脑损伤的运动联系起来,这一举措是否明智?与拳击运动关联符合耐克的品牌利益吗?

上面的耐克广告(见视频)展示了香港职业拳击手曹星如被击倒后又站起来的场景。画面中穿插着其他运动员伤痛与挫折的片段,而主角曹星如则努力挣扎着保持清醒,从一记让自己倒地的重拳中恢复过来,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这显然是一段英雄式的故事情节。但我认为这更像是一个恐怖故事。

广告是由W+K上海策划的宣传活动的一部分,由Michael Mann执导。我不打算对曾导演出《最后的莫西干人》和《盗火线》如此出色电影的人评头品足。我要质疑的是,耐克或任何品牌选择将自己与一项已被证明会导致脑损伤的运动联系起来,这一举措是否明智。同样,我要质疑W+K为其BFF(永远的好朋友)客户策划这样的广告是否明智。

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反复的头部创伤会造成累积性的伤害,后果不堪设想。近年来,通过研究许多经历过这种情况的人,我们已经知道反复的打击会导致他们的认知、情感和行为障碍。

大部分相关证据来自波士顿大学的一项研究,其研究对象是那些已故美国橄榄球运动员们的大脑。他们发现,这些运动员普遍存在脑损伤,即一种被称为CTE(慢性创伤性脑病)的标志。研究人员称,CTE的症状包括记忆丧失、困惑、判断力减退、冲动控制问题、攻击性、抑郁、自杀倾向、帕金森症和渐进性痴呆等。

我一直都是橄榄球运动的粉丝。然而,在上述情况之外,还有一些公开案例显示一些球员的性格在退役后逐渐改变,生活走入下坡路。这让我越来越疏远橄榄球运动。有良知的人怎么能支持甚至是喜爱这种能导致如此可怕后果的运动呢?

耐克为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投入了大量资金,是其官方的运动服供应商。所以我相信它迟早要面对同样的问题。

再说回到拳击。如果橄榄球运动带来的伤害都让人难以承受的话,我们就更难支持或美化拳击运动了,其真正的目标是给另一个人(尤其是他们的头部)施加尽可能多的创伤,以使他们失去知觉。MMA格斗当然也属于这一类。顺便说一下, CTE最初被称为“拳击员痴呆症”。因为BU研究人员最早在20世纪20年代在拳击手中发现了这一病症。

的确,许多运动都有可能造成可怕的身体损伤。但只有少数运动有如此高的终身脑残疾风险,在某些情况下还能导致过早和突发死亡。如果有人愿意冒险参加拳击或MMA或橄榄球运动,这当然是他们的自由。但我相信球迷们需要考虑一下,他们支持的到底是什么。

品牌也是如此。即便是只顾赚钱的品牌,也不应当将自己与这些运动联系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公众舆论将越来越多地反对这些运动。如果你站在这种转变的反面,肯定会影响到销售和品牌资产。

而且,最终这还将是一个道德问题。品牌的赞助使这些运动得以延续,并创造了激励运动员的经济奖励,甚至从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难道虚无主义和愤世嫉俗是你的品牌价值观?

关注我们

每日头条新闻、见解及分析

注册Campaign 新闻简报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老国企联华超市,28年首次焕新品牌形象
付费
19小时前

老国企联华超市,28年首次焕新品牌形象

中国零售市场竞争激烈,联华超市更具现代感的品牌形象能吸引年轻一代的消费者吗?

付费
蒙牛拟收购网红品牌贝拉米
付费
20小时前

蒙牛拟收购网红品牌贝拉米

交易总价约合人民币71亿元,助力贝拉米开拓中国和东南亚市场。

付费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杭州开张
付费
4天前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杭州开张

全球首家“火箭餐厅”在中国杭州的淘宝造物节上开张,并迅速成为热门打卡地点。

付费
无印良品因“法租界”被怼
付费
4天前

无印良品因“法租界”被怼

日本品牌无印良品因“法租界”三个字惹怒了中国消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