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 Lin
2022年6月8日

上海封城的影响仍在持续

We Are Social(维奥思社)北亚区首席执行官撰文讲述上海封城期间的亲身经历,分析社交媒体的作用以及对上海和更多地区的持续影响。

上海封城的影响仍在持续

在经历了两个月的封城之后,上海重新开放。然而,即使城市重新开放,对上海市民来说,恐惧和不确定性似乎仍然存在。(封城期间)他们不得不面临管制措施,而这些措施过于严格,以至于人们没有生活必需品和日用品。

尽管这里的街道现在还是空荡荡的,但人们的愤怒显而易见,因为那些抱怨甚至讨论社交媒体限制措施的人纷纷被删帖,甚至有人被逮捕,而这又加剧了人们的愤怒。上海人也对政府在封城期间不断调整取消限制措施的时间表感到失望。与此同时,从出租车司机到商店员工,这些不能工作的工人也并未获得补贴或政府支持。

封城期间的至暗时刻是一周之后,人们开始因为得不到食物供应而感到恐慌。因为配送受限,无法将食物和日杂送到大多数人的家中。

社交媒体平台,特别是微信,拯救了上海。居民 不得不在社交媒体组团,以便继续通过在微信上自行组织团购和以物易物的方式来获得必需品。当地社区和公寓楼内的居民建立聊天组群,组织大家购买必需品,如鸡蛋、牛奶和婴儿配方奶粉。

有人自告奋勇担任必需品采购“团长”,如牛奶,然后为大家团购。这些“团长”当中,有些人因为封锁而无法继续工作,也将团购作为赚钱的方式收取服务费,而另一些人则是作为志愿者当“团长”。但是其中也出现了一些欺诈案例,人们支付以后商品却从未兑现。尽管如此,这是一种创新灵活的消费购买体系,帮助人们度过了极其充满挑战的特殊时期。毫无疑问,也将在未来任何封锁中立即发挥作用。

微信平台不仅仅可以采购食品。关于PCR核酸检测的通知也会在微信上发布,还有关于限制政策变化的谣言和信息同样在这一平台上传播。

食品和杂货一直是上海人最关心的问题。在封城早期阶段,只有杂货品牌叮咚买菜和沃尔玛旗下山姆会员店(Sam’s Club)可以运营,维持着一些社区的送货服务。尽管在线配送时段非常难抢,但它们却发挥了作用。相比之下,日用百货品牌京东(JD)向顾客承诺将在封城期间继续送货却遭遇严重打击,被迫停运——也让失望的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愤怒不已。

封城初期,包括Gucci、Louis Vuitton和Porsche在内的奢侈品牌纷纷向VIP客户提供新鲜食品和蔬菜。这些品牌很可能是受到了封锁前人们抢购狂潮中一个“梗”的启示。当时有人在超市里掉了一颗生菜,而生菜被视为奢侈品。当人们很难获得食物之时,食物突然之间成了周遭最奢侈的东西。封城最初几周,许多公司还向员工赠送了食物包,其中包括我所在的We Are Social(维奥思社)。

随着限制措施逐步放宽,更多的配送业务恢复,在线杂货应用程序在上海赢得了巨大的影响力。像上文提到的叮咚买菜、还有阿里巴巴盒马鲜生和美团买菜这样的食品杂货应用让这座城市能够继续运转。虽然在封城之前,这些平台已经存在,但是送杂货变成一项全市范围的大工程,这些应用程序突然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另外, 人们为了争抢送货时段使用的应用程序不止一个,而是相当多的应用程序。这些品牌的受欢迎程度也将在封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上升。

新冠肺炎疫情管控措施不仅影响了国际贸易和全球供应链,同时导致中国经济大幅放缓。摩根大通(JPMorgan)下调了对中国全年经济增长的预期,目前预计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5.4%。大多数总部位于上海的品牌完全停止运营,包括营销。企业无法向供应商付款,供应商无法开具发票,因为中国金融体系需要用到一些无法远程访问的工具。因此,现金流近乎完全停滞。

由于零售实体店遭受重大打击,品牌的重点已转向电商,热门时装品牌Selected关闭了全国全部1800家门店。健康和安全是另一重要议题。在封城之初,我们的客户安德玛(Under Armour)发起了一项营销活动,主题是:安德玛现在在运输服装之前对包装进行消毒,让紧张的顾客更放心。

经历了长时间的居家隔离,封城之后,我们将看到两种类型的消费者出现:一种是想要出去再次享受城市生活的人,另一种是因为害怕而继续在家生活的人。面对这两种情况,品牌必须要理解他们的需求,想办法为他们的生活提升价值。此外,即使在封城之后,许多限制措施仍将持续,还是会阻碍经济复苏。例如,如果一个小区有一个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整个小区的人必须居家隔离。核酸检测中心将遍布整个城市,从商店到餐馆,无论去哪里,人们必须提供核酸阴性证明。严格来说,封城可能结束了,但是它带来巨大的冲击在未来几年对上海和整个中国仍将产生回响。

本文为翻译版,欢迎阅读英文原文:The lasting impact of Shanghai's lockdown


Pete Lin is North Asia CEO of We Are Social. 维奥思社北亚区CEO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4天前

Tech MVP 2022: 张鹏飞, Artefact

最有价值科技人才:首席数据科学家张鹏飞在Artefact从一个小型数字代理机构成长为屡获殊荣、独特的端到端数据服务公司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4天前

Tech MVP 2022: Felix Chang, Digitas

最有价值科技人才:作为先锋、教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Digitas台湾总经理和他的技术解决方案提升了与之合作的客户的竞争水平。

4天前

Tech MVP 2022: 陈俊丞, 阳狮集团

最有价值科技人才: 作为阳狮集团中国的技术负责人,陈俊丞在产品设计、开发和应用方面展现出非凡远见和领导能力,取得了杰出成就。

4天前

Tech MVP 2022: 阳狮集团 Creative Vault

最有价值科技产品:Creative Vault在中国研发,现在已拓展至亚太区客户,正在广泛应用,更块、更敏锐地获取竞争对手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