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编辑
2017年6月7日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及其带来的文化思想问题

随着中国进入人口领域和计划生育新的阶段,一些根深蒂固的文化思想、封建意识肯定要屏除了。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及其带来的文化思想问题

尽管满大街都是人,住房拥挤不堪,环境资源消耗过度,但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还会有更多的人。随着老龄化的加速,中国面临缺少劳动力赡养老人的困境。和中国一样,印度现在也拥有超过13亿的人口,但印度人口平均年龄较低,拥有较高的生育率,印度正迎来“人口红利”。

在印度的斋浦尔文学节上,我们有幸见到了《独生子女》一书的作者方凤美,她在自己的书中详细论述了导致中国老龄化加速的独生子女政策。不过在她看来,中国和印度有着相似的历史轨迹。

“印度在某些方面存在与中国相似的问题,”她说。“对于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的理念很多人都持赞同态度,但与此同时,印度人也明白,其带来的一些影响正冲击着人们。”

“印度和中国曾有着相似的轨迹,这非常有趣。因为印度在英迪拉·甘地时期也实行过强制绝育政策。曾经有一段时间,印度和中国走着相同的路,均实行人口控制政策。而且两者都因实施强制绝育和独生子女政策控制人口增长而获得了首度联合国嘉奖。我想印度现在看待中国的态度应是一半羡慕,一半窃喜吧。‘谢天谢地,幸好我们没有走到这一步,但是如果我们走了,会是什么样?我们的GDP会有两位数的增长吗?我们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

道理并不复杂,方凤美在她的书中提到,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是由一群火箭专家设想的,而不是社会学家或经济学家。此举旨在通过降低影响国家经济收益的人口基数来快速提高中国的GDP增长率。这是简单的数学运算,但带来的后果绝非如此简单。

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于1979年开始实施,通过严格且强制性的罚款、堕胎和绝育措施控制出生率,造成性别比例失衡,导致男性人口数量比女性多出3359万。

现在,随着此政策执行前出生人口越来越多的接近退休年龄,中国正面临着缺少劳动力赡养老人的压力。目前,中国工作年龄人口和退休人口的比例为3:1,到2050年,这一比例将下降至1.3。
据估计,中国养老保险金的缺口到2033年将达到40%。

由于审查方面的原因,方凤美在中国找不到愿意出版她书籍的出版商,因此她自己进行了翻译,并将其在线发布以供免费查阅。很快,人口老龄化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方凤美表示,政府官员和机构开始接受她的作品。

为解决人口老龄化困境,中国于去年进一步放开独生子女政策。除了允许农村家庭、少数民族和夫妻二人均为独生子女的家庭生育二胎以外,现在允许所有的已婚夫妇生育二胎。

“实施二孩政策给人们更多的选择,这总是好事,”方凤美表示,“但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情况并非如此简单。这不只是一个丈夫与妻子、一个或两个孩子的问题。单身母亲、同性恋夫妇等人群仍然排除在政策之外。此政策没有为他们带来便利。”

对于这项政策是否能够缓解中国快速老龄化的问题,方凤美也表示持怀疑态度。

“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已城镇化,而城市社会家庭单元更小。经过连续30多年倡导一孩政策理念的洗礼,人们很难一下子适应过来。不能指望人们立马投入生育二胎的热情中。”

即使中国能够克服导致小家庭的顽固文化观念和经济压力,“性别比例失衡和老人照顾问题仍将是未来至少15到20年面临的困境。”方凤美如此表示。

中国在某些方面能够在短期内迅速取得成果。比如成功裁军30万,这一举措很可能出于削减军队开支的目的,毕竟在劳动力缺乏的情况下维持世界上最大的常备军其开支一定不菲。支付士兵的养老金是继工资之后军队的第二大开支。

中国也释放出信号,有意打开国门吸收更多的移民。移民政策帮助美国和新西兰这样的国家显著增加人口。但是方凤美指出,中国“从来没有真正鼓励过移民。”从2004年实施永久居留权政策至2013年,中国仅发放了7,356个永久居留许可证。相比之下,美国仅2014年一年就发放了100万个以上。

按照火箭专家的思维,可以通过廉价烟和烈酒让老年人更早离世,从而使年轻人和老年人的比例达到再平衡——“这是科幻世界里糟糕透顶的思想”,方凤美说道,或者可以将他们驱逐出境,但她又反问道:“哪个国家会接收他们呢?”

现实来讲,中国现在必须寻找出路来支持现有的劳动力人口照顾老一代,并且让老年人自己照顾自己。

在以孝为德的中国,传统的孝道鼓励人们赡养老人。然而,随着大量的劳动力外出务工,赡养父母尽孝道已不再是一件容易的事。截止2011年,中国1.85亿60岁以上的人口中,有将近一半与子女分开生活。
为弥补距离造成的“不孝”,自2013年起,中国政府允许父母诉讼他们的孩子,要求后者照顾自己。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这项法律生效的第一天,东部城市无锡的一家法庭便裁定一对年轻夫妇必须至少每两个月去探望一次77岁的岳母,以带给她“精神需求”以及赡养费。这位老人将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告上了法庭。”

法庭之外,中国的一些机构也尝试建立新的社会准则。2012年,中国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与妇女联合会共同合作,对郭居敬编写的二十四孝故事进行了更新,推出了新版“24孝”行动标准。原版《二十四孝》写于元代,其中有这样两个故事:一位儿子赤裸上身坐在熟睡的妈妈身边,以招惹蚊子,从而让妈妈安然入睡。另一个故事是一位儿媳用自己的母乳喂养掉光了牙的婆婆。

更新版内容中则包括下列内容:教父母们如何使用互联网、确保他们有足够的“零花钱”、帮助他们获取政府服务、倾听他们讲述过去发生的故事,以及带他们去看老电影等。

法律、孝道故事所传达的言外之意是:父母的福祉由子女负责,而不是国家。但是,由于很多人要努力奋斗为自己买房、支付孩子的学费,并要为自己养老储备资金,因此中国政府也期望老人们自食其力。

目前,中国男性的退休年龄为60岁;公共服务部门从业女性的退休年龄为55岁,在其他领域从业则为50岁。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计划从今年开始,每年逐级将退休年龄提高几个月。这是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中国首次修改其退休政策。

企业将需要调整他们的雇佣和培训政策,以响应中国的人口变化。例如提供更灵活的工作环境以满足老年工作者。

地方政府已开始支持全国面向老年人的创新竞赛。去年9月,Airbnb宣布携手北京养老平台华寿之家,并承诺“向老年人提供教育和培训,让他们了解共享经济如何能帮助他们提高生活品质以及与游客交流等方面的信息”。

帮助老年人自理的另一提议是反向抵押贷款,就是老年人可逐步出售自己房产的抵押资产,以此来为自己支付养老金。尽管有此反向抵押贷款试点项目,但可行性较低,这与中国人将财产留给后代的文化思想相悖。

随着中国面临巨大的人口压力,一些根深蒂固的文化思想必然会逐步被抛弃。但是在方凤美看来,未来的政策变动同样需要人们买账才行。

独生子女政策颁布时正逢毛泽东时代后不久,她说,但是“现在人们懂得取舍,他们有财力走出去。我们都注意到,中国人正竭尽全力将财产转出中国,在其他地方安置新家,为自己谋好后路。中国无力再继续走老路,因为这会导致大量中产阶级人口的流失,而这部分人才是宝贵的财富。”


作者:Sam Gaskin是Flamingo上海公司的文化内容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