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jamin Li
2013年5月20日

奥美24岁员工猝死,"过劳死"引业内探讨

北京 - 上周,奥美公关24岁员工李铮(Gabriel L)工作时因心脏病猝死。该消息引发许多业内人士的深思,不论公正与否,有些媒体将这起事件归咎于“过劳死”。

奥美24岁员工猝死,

上周一(5月13日)下午5时左右,奥美公关北京办公室科技组成员李铮在办公室猝死。据悉,死因明显是突发心脏病导致的猝死,但许多媒体报道却将这起事件归咎于加班过度导致的过劳死,广告行业常常加班加点的高强度工作(尤其对于年轻员工)也引发网民的强烈关注。

随后,奥美中国在官方微博(5月14日)和Twitter(5月15日)上发文悼念: “昨晚,我们永远地失去了一位年轻的伙伴。因突发疾病,他永远离开了我们。这位北京公关的同事,其专业能力和团队精神深得公司同事以及客户的赞赏。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们深陷哀痛中,唯愿他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息。希望所有的伙伴和我们一起,为他祈祷,点燃烛光,温暖他通往天堂的路。”

“我们对于这一噩耗都悲痛万分,”奥美公关亚太区策略规划董事总经理Marion McDonald上周四接受Campaign亚太采访时表示。“奥美团队相互慰藉,李铮的家人也正慢慢从昨日葬礼的忧伤中恢复过来。”

李铮的猝死到底与工作劳累有无直接关系,谁都无从确定。即便如此,该猝死事件也不可阻止地成为业内热议的话题。

博雅公关亚太区前首席执行官Bob Pickard表示,社会不该将矛头单单指向声誉卓著的奥美公司,这是不公平的,因为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奉行儒家思想的中、日、韩,过度工作的确是许多广告公司在人力资源管理上面临的一大挑战。

在一些从事亚洲业务的全球采购企业中,加班加点现象非常严重。在一些西方跨国公司,亚洲员工总是被期望以最少的薪酬干最多的活,工作强度要高于国内员工合理的工作强度,Pickard表示。因此,公司常常将负责本土客户大型项目的重任委以寥寥数人的基层员工。

“我不认为这是血汗工厂,”一位在全球公关公司大中华区分支工作的中层主管说。“这个行业需要埋头苦干,有时少不了长时间加班,特别是负责客户的公关活动时,可能需要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一直持续一周。在我看来,这更多是企业文化的体现。”

天联上海执行创意总监冯子伟(Vincent Pang)也认为加班现象普遍存在。他说:“对我们来说,晚上11点是有点晚,但的确算不上太晚。在我工作过的单位,大家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一两点。”

冯子伟表示,行业竞争使加班加点成为家常便饭。太多公关公司全倾全力角逐有限的客户资源,为应对客户频频发起的比稿、驳回的解决方案、次日交付新方案等问题,公关公司的员工必须接受加班这种工作方式。

Energize创意合伙人Rogier Bikker表示,李铮的猝死从负面反映了整个行业的加班现象,但愿也能唤起代理商和客户的警醒。他说:“4A广告公司疯狂的加班加点并不是提高生产力的好兆头。实际上恰恰相反。”

广告公司应该兢兢业业,但不能沦为客户无理要求的奴隶。客户期望高水准的广告作品,从事广告行业也就意味着从事高强度工作。“但我们要尊重时间,这是平衡好工作和生活的第一步。”他说。“要尊重自己的时间,还要尊重他人的时间。”

Bikker补充说,80后这代人认为加班加点是自己工作敬业的体现,但他们忘了,工作成效才是关键。“我宁愿我的员工做出几件精品佳作,同时健健康康的;也不愿他们以牺牲健康为代价,产出一大堆垃圾作品,”Bikker说。

冯子伟认为,有些创意人员上班来得很晚(以前一晚加班为由),有些看着是上班,实则是在浪费时间。在大多数广告公司,工作到晚上8点以后就可以称之为加班。“我认为,很多人都会利用加班,产出成果,”他说。

追求健康平衡

整合营销传播机构Novus Marketing的创办人Kevin Phang(曾担任博雅公关市场主管,负责体育及年轻人市场营销)认为,李铮猝死事件引人深思的不是加班问题,也不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更多的是现代生活方式问题,诸如饮食、锻炼、饮酒、吸烟等。他说:“这在于你如何把握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的祖辈和父辈以前也是每天工作18个小时,他们的生活压力并不比我们小。”

冯子伟坚持午饭后到户外散步10分钟,严冬也不例外。“年轻人也不见得愿意午饭后稍作运动,出出汗。” 如果有人因血栓问题猝死于飞机上,你能说是飞机的错么?他反问道。

资深媒体人、实力传播前首席营运官贝曦贤(Philip Beck)表示,said that deadlines are part of the  of working in the industry. 他说:“广告行业令人痴迷,如果不注意自己的健康、适当减压,你热爱的工作也可能给你带来伤害。”

Beck补充说,虽然自己没有遭遇过员工猝死的情况,但他的确看到很多员工为了工作筋疲力尽。Beck表示,奥美创始人David Ogilvy对此深有感悟。90年代,奥美就出台政策:员工每五年可享受一次长达一个月的带薪假期,从事完全不同于日常工作的事情,比如到尼泊尔孤儿院当义工。

对人才招聘的影响

广告公司高管一致认为,将李铮的猝死归咎于过劳死有碍于广告行业吸引并留住人才。

“许多90后初涉广告行业之后打算转行,”冯子伟表示。“他们常常抱怨工作太辛苦、我完工的太迟。我觉得这些孩子们很棒。他们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生活中不止有工作,还有更多精彩,想通了这一点,你还会呆在小隔间里埋头工作到凌晨2点么?我认为广告公司不知道如何摆脱这种局面。我真的很为我们的未来担忧。”

博达大桥中国区执行创意总监黄国雄(Eddie Wong)表示,广告业工作的艰辛将会使一些新鲜血液转投它途,或者,至少会使一些潜在员工产生迟疑。“但我相信,随着事情的过去,热情将战胜所有困难,”他表示。

上文提到的那位中层主管表示,对有兴趣的人来说,广告业仍魅力依旧,特别是现在,营销和公关正慢慢交融。“如果你拥有营销技能和写作天分,这仍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行业,”这位主管说。“虽不能说该行业最能激发你的聪明才智,但它确实需要辛勤工作,且终有回报。”

对策

广告行业应采取具体措施,尽力改变这些负面看法吗? 黄国雄表示,理论上,广告公司可以通过规章制度调控加班,但不利的是:“这有碍于创造力的发挥,有碍于生产力提高。我认为,每个人都需要学习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这是一门艺术。”

Pickard指出,亚太地区的人力资源十分吃紧,广告公司应显著提升对人力资源的投入。

“作为亚太地区的一个行业,我们要防止创意作品商品化,这会导致员工客观化和粒子化,”他说。“为此,广告公司要不遗余力地培养以客户为中心的专业人才,加大对技能教育和管理培训的投入,同时大力引进国际人才。”

冯子伟建议,广告公司可通过推广健康的生活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例如,提供瑜伽或羽毛球场地,尽量为广告行业树立良好的榜样。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