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 Tan
2014年8月25日

尼康广告是否侵犯了动物权益?

香港 - 当Sigei Media总监兼动物保育人士Ran Elfassy在香港地铁站中看到巨大的尼康广告牌时,他对广告使用死去的珍奇动物感到十分不悦,因此向本刊写信来以表达他的反感。

尼康在香港地铁站的广告牌
尼康在香港地铁站的广告牌

尼康广告是否侵犯了动物权益?

尼康 '动物权益' 'ran elfassy' 'ali bullock' 'graham hitchmough' 'zayn khan'

香港 - 当Sigei Media总监兼动物保育人士Ran Elfassy在香港地铁站中看到巨大的尼康广告牌时,他对广告使用死去的珍奇动物感到十分不悦,因此向本刊写信来以表达他的反感。

Elfassy说,尼康这样的知名品牌尚不需要借助滥用珍奇动物来展现产品魅力。 广告牌展示的是一个摆满了野生动物标本的房间,加上‘每个镜头都充满活力’(‘Life in Every Frame’)这样的广告语,简直是对已经受到伤害的动物们的侮辱(请看大图)。

Elfassy写道,“尼康是全球领先品牌,它的每个动作都举足轻重,”他积极支持组织香港的鲨鱼拯救活动,并为了增加曝光度,曾参与索尼的广告。 “因此,他们必须提前考虑到更多。 在这支广告中,他们只想到如何炫耀产品的技术和功能,但他们必须让我们知道,他们能够处理比自己品牌更大的问题。”

品牌应该如何承担责任?

追本溯源,出现问题的图片来自英国摄影师Miss Aniela拍摄的一组以幻想为主题的图片,旨在证明尼康D810精确处理景色且几乎不需后期修片的能力。 该图片本欲放在一件画廊中进行展览,并打造成宣传这款相机的宣传册。 按我们的理解,尼康之后将该图片选为香港的广告看板。 智威汤逊(JWT)是尼康亚太区的创意代理商,但拒绝对此作出评论。 然而,有消息称智威汤逊香港只负责修改图片尺寸,不负责原版图片内容。

广告看板上使用的原版图片

品牌公布的图片制作视频解释说,没有动物因为布景而受到直接伤害。 诙谐的动物标本包括带着护目镜的北极熊和被气球悬挂起来的长颈鹿属于Aynhoe庄园,这是一个位于科茨沃尔德的17世界古宅。 事实上,尽管不太明显,但广告中的斑马、火烈鸟,当然还有模特,都是活的。

但这不是问题所在,Elfassy说。 在高端时尚摄影中使用珍奇动物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因为这传达了一个想法,即,只有死去的濒危动物才能为一座宅邸增添光彩。 “这种对征服濒危动物的痴迷让人对这一切感到更加反感,”他说。 “他们还将广告放在一个有着众多中国游客的地点。 由于中国是把众多物种推向灭绝的主要国家之一,将广告牌放在地铁站,使巨大的客流量都接触到这一愚蠢的信息,这仅说明该品牌需要更大力度的审查。”

动物摄影师兼世界自然基金会香港沟通前主管Alastair (Ali) Bullock表示同意Elfassy的观点。 “不是仅仅因为它们已经死亡并且并制成标本就表示可以用它们来拍广告,”Bullock说。 “我认为大部分人都知道,将毫无必要的狩猎游戏当成一项运动是多么糟糕的想法。” 这些动物唯一应该展示的方式是拍摄出它们在野外的样子。 尼康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可能有人认为Bullock(他目前是英菲尼迪F1的整合经理)和Elfassy对这个话题过于敏感只是因为他们是动物保育人士,但实际上两人都是营销/广告领域的专业人士,我们对他们所担忧的这个问题也十分反感。

品牌拥有影响和塑造社会准则的力量。 两个典型的例子是,戴比尔斯(De Beers)率先制作出钻石订婚戒指,圣诞老人穿红色衣服是因为这是可口可乐公司的标志性色彩。 所以,知名品牌同样也起到纠正反社会行为的作用。 有时候他们并非自愿,像Dolce & Gabbana的这支广告曾经被禁,因为其对强奸行为进行了美化。 其他时候,他们也许激起了不负责任的欲望,例如像Harpers Bazaar杂志封面一样将幼豹或幼狮作为宠物,还有Julianne Moore拍摄的Bulgari广告中也使用了两只幼狮。

Bulgari广告以Julienne Moore和两只幼狮为主角

"它们是野生动物,不是时尚配饰,他们的错误做法为消费者传达了错误的信息,"Bullock说。 “101真狗上映之后,香港的动物救助中心挤满了被抛弃的斑点狗。 灵犬莱西上映之后,大家又将喜乐蒂丢弃了。 我想看到有哪支广告用到野狗。”

为了证明人类现在毫不犹豫的将圈养和麻醉的野生动物供自己取乐,请查看Tigers of Tinder网站,站里的很多男人认为一直被麻醉的老虎能够突显他们的男子气概

你不能什么都想保护

但是,即使认为Bullock和Elfassy的观点正确,人们还是可以争论说,尼康的广告被用作虐待动物的例子显得相当无辜。 尽管,考虑到这不是该品牌第一次与动物权力保护者发生冲突,它面对这一话题本来可以更敏感一些。

Union的东盟区域总监Graham Hitchmough认为,对尼康的这支广告提出批评的行为比较极端,因为并无暗示性证据说明该品牌以不恰当的方式使用珍奇动物。 但是,他继续道,Elfassy完全有权利利用公共领域出现的现象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在非故意的情况下,人们使用品牌所展出的任何内容,这是媒体环境的本质。”

对每条商业信息都进行消毒会导致广告毫无新意,这样,即使有预先警示,依然可能在不经意的时候被使用。 以三星广告牌为例。 Hitchmough说,关键是品牌应该拥有沟通策略,使他们能够迅速对这些状况作出回应,并确定他们能证明广告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尼康这两点都没做到。

虽然该公司的亚太营销团队作出了反应并表现出了讨喜的态度,但最终该品牌日本总部的大佬们在时间充足的情况下,依然拒绝对该问题进行评论。 这暗示了该品牌死板僵硬的沟通策略,这种策略远不能应付引发社交媒体危机的速度。

关于第二点,该品牌是否能够使该广告在其全球营销广告-“我是尼康”( “I am Nikon”)中的合理性也令人质疑,该广告将使用尼康的相机作为一个人的身份标识或生活方式。 另外,这张图片也被从准备展览的画廊中撤下。

"这与我通常在亚洲见到的内容不太一样,"Hitchmough评论说。 “通常是专家使用这款相机,用来写他们的报告或制作纪录片,而不是用于高端时尚。 我感到很意外。”

品牌咨询公司Dragon Rouge的东南亚CEOZayn Khan也赞同Hitchmough的观点。 “在尼康的宣传照片中使用受保护的濒危动物确实有点奇怪,”Khan说。 "他们的意思是说你使用尼康就可以永远圈养野生动物吗? 由于这些物种面临毁灭性境地,该品牌表现出令人震惊的迟钝。”

Khan接着说,尼康的这次事件让他想起了吉百利用一只大猩猩对着Phil Collins打鼓的广告。 “这支广告由于产生了强大的效应而广受好评,”他说。 “但是,作为一名消费者和人类,当看到对濒危物种的嘲讽时,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与吉百利当时为了塑造其品牌所作的一切努力相比,这个行为显得十分突兀。”

总之,虽然不能期望品牌预测所有问题,但是他们应该准备好为自己推出的任何信息作出有力合理的解释,Hitchmough说。 “尼康这次的事件看似是背离该品牌核心策略的突发性情况,也变得十分棘手。”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