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记者
2017年7月3日

睿狮重塑其在中国架构,前DDB首席执行官挂帅

重组后中国业务将把睿狮创意(MullenLowe)与睿狮博斐(MullenLowe Profero)数字化职能整合一起,是该代理商在主要市场中进行 “超级捆绑”的一部分。

睿狮重塑其在中国架构,前DDB首席执行官挂帅

过去12个月中,在纽约和伦敦已经开展了此项工作。MullenLowe Group China的业务将由新任首席执行官陈仲翰(Richard Tan)领导,主管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办公室,共230名员工。陈仲翰在中国市场拥有19年的领导经验,在加入之前,是DDB中国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将向睿狮北亚区及睿狮博斐亚太区首席执行官Vincent Digonnet汇报。

Digonnet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数字市场,因此,巩固和加强睿狮的业务提供是至关重要的。把消费者洞察、媒体、技术、设计、社交、客户关系管理和分析结合在“一个无缝的模式中,高效、目的明确地构建品牌”,具有“巨大价值”,他说。 

他又指出,尤其是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引导着中国商业生态系统的快速转型,睿狮需要“跟上步伐”。实际上,希望在中国市场上取得领先地位的每家机构似乎都在发展战略伙伴关系,最近的例子是阿里巴巴和阳狮就程序化品牌建设和品牌导向电子商务结成合作伙伴,而腾讯和电通安吉斯集团则就以受众为核心的媒体规划和创意移动体验搞合作。

不过,在Digonnet看来,这些协议并非神奇的魔杖。“仔细研究这些战略合作的细节,你会发现它们多少是些花架子,”他告诉《Campaign中国》。“要开展业务,并不是非要结成这些伙伴关系不可。” 

他补充道,“当我谈到需要跟上阿里和腾讯转型生态系统的方式时,其含意是我们需要理解生态系统是如何起作用的,我们如何能够参与其中?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具备坚实的技术能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这并非结成合作伙伴的问题,而是要有能力发展我们自身的技术,而不是仅仅加强沟通。”

在此前提下,广告代理商才有可能与阿里巴巴和腾讯在他们的技术层级上对话,无论是电商、移动或社交方面,他强调说。

这样看来,睿狮成立的成都技术中心就是为了帮助该机构掌握自己的技术能力。具体而言,成都是服务于在美国、伦敦、新加坡等地领导的全球项目,为其开发技术,而睿狮的北京办公司则专注于为中国国内市场提供在岸技术资源。

在目前阶段,因为中国市场还在发展中,睿狮中国及其数字化部门睿狮博斐中国仍然主要分别是创意传播机构和数字传播机构,而还未是Digonnet所设想的,在联合后将成为的“以体验主导的商业转型公司”。

尽管如此,当Digonnet开始为MullenLowe Group China寻找领导人时,他所寻找的并不是技术专家,而是管理人才。“最终,核心问题是人员和了解客户需求。”陈仲翰曾是Digonnet的下属,多年前,他们都在灵智集团(Euro RSCG)共事。

Digonnet称,超级捆绑模式就会这样在中国展开:“睿狮博斐拥有的数字传播能力已成为了睿狮的核心,”他说。“因此,睿狮将成为最先进的数字传播机构之一,届时,睿狮博斐就有了空间,利用UX、分析工具、技术架构、创意技术等,从数字传播转向体验主导的业务转型领域。”

业务重塑后,任妙玲(Fanny Yum)将继续担任睿狮广告传播中国区首席执行官,梁昭麟(Brian Leong)在上海、Alessandro Grena在北京,将继续共同领导睿狮博斐。已在睿狮工作了九年的首席规划官沈柏平将于不久离任。

 

来源:
Campaig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