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fa Silk
2015年4月24日

腾讯OMG总裁刘胜义独家专访(下篇)

日前,腾讯网络媒体事业群总裁刘胜义(SY Lau)接受本刊品牌总监Atifa Silk专访。在专访之下篇,这位大师级人物分享了他对风险管理、创新引擎以及市场应变的观点。

腾讯OMG总裁刘胜义独家专访(下篇)

点击此处阅读专访之上篇

Atifa Silk:你对腾讯的前景有何展望?

刘胜义:在我看来,一些领域存在切实可行的商机。首先,互联网风潮横扫中国用了20年时间,在全国14亿人口中,网民比例几乎达48%。另一半没有上网的人口中,大多数为老人、孩子或是负担不起电子设备或上网费用的人。短期而言,我们的核心任务是为这部分人群提供简单便捷、相对便宜的上网服务。智能手机是实现这一目标最可行的选择,有望将数亿人口接入互联网。

其次,我们处在全球互联的世界,随着“Mega web(巨大网络)”时代的到来,媒体将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当下,媒体将用户和内容连接在一起;将来,媒体会把我们与更多设备、更多语境、更多人连接在一起。当连接发展到万物互联的地步,势必会引爆行业奇点(临界点)。随着大数据不断积累、互联、广泛应用于更多设备,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将成为“智力资本”。大家所能共享的“智力资本”将成为我们、机器、乃至所有城市有所作为的最基本信息。当数据本身同时兼具可阐释性和可预测性、且人人都成为互联网上一分子的时候,我们将能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触达其中任何一个人,号召大家采取集体行动来克服区域或全球问题。

 

Atifa Silk:你对消费行为趋势怎么看?

刘胜义:在我看来,消费行为趋势之一是,变化从一次性走向持续性。宏观来看,在中国,新用户、APP应用以及“物联网”(即物物相连的互联网,编者注)概念正在开启“万物互联”的新时代。这意味着,在万物互联的大环境下,人们的生活被切分成更加细化的时间碎片,要想实现高效生活就得擅于利用这些碎片化时间。

如今,微信即时通讯应用就能帮你支付停车罚单。你只需用5分钟上网查看路况信息,就能避开数小时的交通拥堵。高效利用碎片化时间正成为生活效率提升的重要因素。

人们普遍认为,互联网充斥太多无用信息、资源和选择,让人优柔寡断且捉摸不定。但是,根据对用户行为的分析,我们得到的结论恰恰相反。对于所谓的“优柔寡断”,我们的解释是“更多选择机会”——让用户通过多种尝试找到“最适合的”。这也意味着企业需重新定义品牌忠诚度和商业逻辑,不能一味固守单一的品牌定位来发展品牌拥趸。

 

Atifa Silk:你认为移动互联网在中国有哪些发展机遇?

刘胜义: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潜力可从三个层面来解读:消费者层面、行业层面、以及整个经济层面。麦肯锡(McKinsey)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四线城市居民的网购能力完全不输于二、三线城市居民,而且他们的网购消费在家庭月收入中的占比甚至更大。由此来看,低线城市蕴藏着更大的市场空间。在中国,一线城市只有4个,二线城市36个;而三、四线城市加起来则超过140个。这些数字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发展潜力。

互联网支持直接、一对一、实时以及个性化的交流,这种模式也推动了互联网行业的变革。你能想象在互联网上卖奔驰汽车么?腾讯做到了!短短3分钟售罄388辆奔驰smart BoConcept特别版。无需经销商,无需陈列厅,就凭突破性的技术应用。

最后,移动互联网能够加快中国经济自由化。从本质来看,互联网支持信息自由流动以及个体独立行为,这一属性使其成为加快经济自由化的高效工具。

 

Atifa Silk:传统企业如何适应移动互联网?

刘胜义:在中国,我们称之为“互联网+”(Internet Plus),即互联网与零售业、地产业、制造业、媒体业等相结合。不妨以个人理财为例。腾讯在线金融产品上线首日的认购金额就达到了8亿元人民币(1.28亿美元)。半年后,该金额上升至800亿元人民币。随后,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企业贷款以及融资都开始蓬勃发展。

在中国,丁香医生(Dr. Ding Xiang)和春雨医生(Dr. Chun Yu)等移动应用使在线医疗咨询成为可能。如今,高达40%的患者咨询需求可以在线处理,从而减少了患者前往医院的次数。此外,农业生产也开始“触网”。在农村,农民已开始借助互联网销售产品。以福建省为例,许多村庄都曾面临如何将优质茶叶分销至全国市场的难题。如今这些村庄已开始在互联网上销售茶叶,且营销产品时没有严格的成本限制。2014年上半年,一个村子的销售额成功突破3000万元人民币(480万美元)。该村子的人均收入飙升至13800元人民币,比中国富裕省份许多村子的平均收入还要高。

 

Atifa Silk:能否谈谈你的内容策略和视频策略?

刘胜义:很长时间以来,内容创制一直是传统媒体的特长,而内容发布是网络媒体的主要优势所在。但如今,时过境迁。例如,腾讯一档流行音乐节目《Hi歌》获得了2亿次视频观看量,这与所有在我们网站上播出的电视节目持平。

很显然,未来努力的一个方向就是增加内部的内容制作。我们已投资设立了制作工作室,并与电影行业建立了合作关系。我们正在制作一系列网络节目,包括一些利用众筹来负担制作费用的节目,还有各种与观众有大量互动的综艺节目。我们借助大数据来了解用户。对视频行业(包括电视和互联网)来说,广告和订阅是两大收入来源。但我们正在探索新的来源:用户自身的经济实力,即所谓的“粉丝经济”。这其实又回到了腾讯最巨大的优势:与社交媒体的紧密关系。通过融合社交和视频平台,我们能让粉丝与其偶像直接对接,从而提升粉丝对娱乐界名人和腾讯的忠诚度,同时还能为我们视频平台创造可观的收入。

 

Atifa Silk:在中国竞争如此激烈的数字市场,你最大的顾虑是什么?

刘胜义:对我而言,最大的挑战不是保持领先。我最担心的是我们是否走向了正轨。为确保正确航向,我们为腾讯开发了两个重大战略:1)开放平台战略;2)微创新战略。我们发现,进行小而快的创新比分配大量时间和资源开展大型长期项目要好得多,且能够与瞬息万变的市场保持同步。我们认为,在中国能否生存下来取决于市场适应性。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
标签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2020年4月1日

疫情中的WPP:降薪,冻结招聘,节省费用……

该公司还暂停了股票回购、分红及财务指导。

2020年4月1日

请注意,喜马拉雅“声音造梦机”愚人节全球首发

听说全人类都会为之疯狂,不过认真你就输了……

2020年4月1日

2020全球数字广告业增速或降至“个位数”

MAGNA报告认为,受疫情影响全球数字媒体广告支出增速可能放缓但不会下降,线性媒体受影响最大。

2020年3月31日

凯络赢得喜力啤酒中国区媒介业务

凯络将负责2020年度品牌活动与全球赞助平台相关的媒体策略和投放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