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6年7月6日

I Sea丑闻爆发两周后,戛纳主办方与葛瑞均未提出解决方案

全球 - 戛纳国际创意节主席在两周前回答Campaign亚太提问时表示,对于葛瑞旗下Grey for Good的作品,不会“仓促”地做出撤销奖项的决定。这一作品赢得了促销(Promo & Activation)类铜狮奖,但众人质疑该真实度,葛瑞至此也无声无息。

I Sea丑闻爆发两周后,戛纳主办方与葛瑞均未提出解决方案

主席Terry Savage当时说:“我们会很快展开合适的调查,联系葛瑞获取更全面的背景信息,然后再做决定。就是这么简单。”

葛瑞宣称,这一名为I Sea的app是为以马耳他为总部的MOAS(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创作的,使用卫星图像通过大众的力量救援迷失在海上的难民。然而,有在线评论指出,此app不断使用一张相同的静止卫星地图,而不是实时图像。此消息一出,Apple随即将此app从Apple Store上下架。MOAS也表示了与此app关系不大。现在这一丑闻正在被全球媒体广泛报道。

本刊早已联系了葛瑞新加坡请求置评,但尚未收到回复。

葛瑞首席沟通官Owen Dougherty在也是两周前发布了否认声明:

I SEA app是真实的,由我们的慈善传播业务单元Grey for Good设计。此机构在全球各地支持多个伟大的事业,拥有很好的口碑。我们曾说过,此app仍处于测试阶段,还有一些卫星问题需要解决。一位我们并不知道的开发者出于某种原因发表评论说此app是假的、骗人的。Grey集团是全球收获创意奖项最多的国际集团之一,坚守最为严苛的道德标准。此app于4月26日在App Store上架。不论是在当时还是现在,我们都相信它能够通过提供正确的卫星图像来工作。正是在这一方面,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此app为真实的,并非虚假或骗人的。我们通过公平竞争获得了很多奖项。
 

此app的“如何操作”页面(下图)显示,其能够为用户提供实时图像。

MOAS方面也就此发布了声明,其中提到:

作为全球性的海上救援非政府组织,我们会收到无数公司和创新者的联系,表示愿意支持我们的事业。我们会特别注意根据我们在搜救领域的经验、根据我们的人道主义原则向他们提供建议。当Grey for Good联系MOAS,介绍通过众包方式发现遇难船只的app创意时,我们针对他们的现实经验提供了建议。其中的一个建议就是要通过实时信息输入来挽救生命。他们的目标是输入MOAS相关信息,让用户参与,以挽救生命。在发现他们没有使用实时图像时,我们很惊讶。此后,我们终止了与Grey for Good的合作,也对媒体诚恳地表达了我们的失望之情。

在戛纳,雅酷上海(AKQA Shanghai)执行创意总监Eric Cruz与本刊谈及了此次案例:

我并不是很认同这种‘倡议性的作品或概念创新’,当你深究时,其背后的技术并没有实质性意义。总体而言这类作品很多,更像是公关伎俩。我感到困惑的是:我看到过很多这样的‘飞机稿’,但是一年之后其背后的技术成熟了,它们又变成真的了。矛盾在于,为了让其成为现实,你需要在概念阶段就开始‘兜售’。但是,如果想要在戛纳这样的地方获得赞誉,你需要确保它们此时此刻就是真实的,而不仅仅是一个空白的概念。”

Cruz还表示,戛纳主办方需要着重处理这一问题。在自己担任数字制作类评委期间,Cruz也看到了一些类似的作品。

他说:“或许现阶段还不能给这些作品颁奖。在戛纳奖项颁发之后,撤销是非常难的。我们需要对此类作品采取更为严苛的态度。或许戛纳可以要求看到更好的技术证据,然后再考虑这类作品是否可以参与评奖。在今年的数字制作类评选中,我们也看到很多作品,其背后的技术都没有依据,我们称其为‘胡扯’,没有让它们入围。我们需要在更深的层面思考这一问题。概念性的作品可以很好,能够推动我们前进。但是我们不能滥用概念,不能推出轻率的、没有足够证据的东西。正因为如此,有一些业界最具创新精神的人并不关注我们这样的广告节,‘审美疲劳’也从而导致那些真正为崇高事业做贡献并能‘拯救人类’的作品被评委们习惯性地置之一旁”。
 

KBS+全球CEO Guy Hayward也向本刊表示,他目睹过一些“创意部门在戛纳之前关闭一个月,专攻此类作品,客户也‘在一起串通’。”。Critical Mass总裁 Chris Gokiert的态度稍微缓和,他说“欺诈”是一个“非常极端的词,代表故意扭曲事实”。他说:“制作一个开创性的原型的确有意义。但是,如果能够认真思考作品的实际功能和推广渠道,会获得更多的赞誉。”

此外,Hayward补充,将一个儿童奴役相关作品与洗衣粉作品比较,就好像是将苹果与橘子做比较。这样两个作品出现在同一类别中,要比较的不是难度,因此他支持将商业作品与慈善作品分开,因为“早就该如此了”。

新加坡本地独立代理商Formul8的董事总经理Fiona Bartholomeusz认为此争议作品是“机会主义”。她说:“欺诈是一回事,以人道主义危机为题寻找机会是另一回事。与此app不同,人道主义危机是真实存在的”。

以下节选自Ali Bullock至葛瑞的一封公开信:“为什么我此生不会聘请Grey为代理商。#Cannes”

“Grey新加坡和Grey全球集团:在你们归还这一拙劣作品所获的错误奖项之前,我不会接受来自你们任何人的任何作品推介、提交或奖项。

我说到做到。今年你们在戛纳评选中提交的作品,那个I SEA app,让我无法忽视。我曾希望(Grey新加坡)会做出正确的决定,将不属于你们的奖项归还,因此,我等了几日才发表此文。如今,我最初的厌恶之情已经变成愤怒。

我请所有读到此文的人都看一下这张图像。不要转移视线,不需要下滑页面,认真仔细地好好看一下这张图像。



这可不是有人在戛纳喝多晕倒了,这不是一个笑话。这是一个人的死亡,出于最悲剧性的原因——想要更好的生活。

Grey就因为此获了奖。在你们庆祝获奖时,有没有觉得香槟和鱼子酱都有些海水的味道?想象一下人在淹死时吞下的海水,这是多么悲惨的死亡方式。当你们在戛纳派对笙歌时,又有多少人死去?几百个、几千个?我想,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答案,因为你们的app不过是在扯蛋。哦,等等,你说还在测试阶段。哎呀,我错了。

但这更糟糕,你给了人们希望。希望通过一个创意以微弱的力量起到帮助。希望一个人能够永久地改变什么。这一作品打败了其他想要提供帮助的作品。打败了那些相信更美好的世界,并因此从事创意工作的代理商和创意者。

你说这是一个测试阶段的app。但我猜你根本没有测试。你说它是你与一个慈善机构的合作,但是没有得到人家的认可。你提交的作品不能用。我很想知道,在你们向客户推介创意时,如何能抬得起头?你晚上如何能够安心睡着?我很想跟你面对面或电子邮件直接交流。因为,我真得很想知道这些答案。

或许,这并不都是你的错?作为客户,我们走进各家代理商办公室,在接待处总能(绝对总能)看到一个叫“获奖展示”的区域。这让我们相信你们很成功。我们给了你们压力,让你们想要这些成功的象征。

获得戛纳奖项,这已经变成了什么?获奖并用它吸引新客户,这背后的代价何时变得如此之大?作为一个行业,我们已经这样无底线,能够接受这样的行为吗?这样的行为已经出现很多年了,这是公开的秘密,而此次事件只是一个例子。但是,没有人采取任何行动。

以难民的生命为代价换取奖项,这卑劣到了极点。

Grey并没有退回奖杯,戛纳评委团也没有撤销奖杯,这两者之间我不知道哪一个更恶劣。这可能是我们整个行业遭遇的最让人伤心的一刻。我要再次强调一遍,这个奖是以难民危机为幌子,用一个虚假解决方案赢来的。有很多人支持我的观点,比如苏铭天爵士(Sir Martin Sorrell)就问了与我一样的问题。

如果(必须强调这完全是个人观点)我是Grey新加坡的客户,我要告诉Grey全球:你有一次机会退回奖杯,而且明年不许参与评选。我会很慷慨地给他们24小时。不要借口,不要公关新闻稿。只需要简单地将奖杯退回,否则我再也不会在任何方面与他们合作。

我呼吁所有Grey新加坡的客户:向Grey施压,让他们做出正确的决定,退回奖杯。

戛纳已经得了肿瘤。是时候切掉肿瘤了。然后让我们希望我们能够痊愈。我们的行业有很多好的作品,包括商业作品和企业社会责任作品值得关注。它们有权被关注。但是,如果不撤销此奖项,戛纳的评委、主办者和参与者与那些提交这一所谓app的人一样,是在对这一耻辱的作品给予默许。

只有客户和其他创意代理商共同抵制这一作品,我们才能看到改变。

现在,我要去把在戛纳这一糟糕活动上粘的满身臭味洗掉。现在,我只能期待明年更好。否则我们真的、真的完蛋了。


 

相关文章

刚刚发布

付费
苹果、谷歌、蒂凡尼卷入“香港示威”风波
付费
2天前

苹果、谷歌、蒂凡尼卷入“香港示威”风波

中国市场和消费者近期愈加敏感,国际品牌风波不断。

付费
《Campaign亚太》公布平台性别审查结果:女性需更多发声机会
付费
2天前

《Campaign亚太》公布平台性别审查结果:女性需更多发声机会

时至今日,人们通过我们的报道听到、看到和读到的男性依然远多于女性。是时候承担责任了。

付费
群邑旗下Essence开拓中国媒介业务
付费
3天前

群邑旗下Essence开拓中国媒介业务

Essence亚太区办公室占全球半数以上,中国市场成为该地区持续发展的重要一环。

付费
NBA暂别中国市场?
付费
4天前

NBA暂别中国市场?

NBA在中国长达30年的发展,近期蒙上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