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y Chan 陳詠欣
2013年4月23日

红十字会信任危机付出的沉重代价

四川 - 雅安地震再次牵动全国人民的心,捐款一事又成为热门话题。这次,大家将更多信任给予了李连杰发起的民间公益组织壹基金,而有着官方背景的中国红十字会仍未走出信任危机。

红十字会信任危机付出的沉重代价

上周六,四川雅安发生7.0级地震。中国红十字会在新浪微博上号召民众捐款,不少网民在回复中给予拇指向下的表情(见下方截图),以示对红十字会的嘲讽和不信任。

当红十字会公示截至4月22日下午5时共募集善款4247万元时,遭遇的却是更为猛烈的一波冷嘲热讽,有网民甚至留言“滚!”、“做秀给谁看?”、“中国红十字会没救了。它将继续成为国人的耻辱、世人的笑柄”。

一位四川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站出来说,红十字会不准他和其他志愿者发放赈灾物资,理由是电视台还没来。此事引起众网友围观,狠批红十字会为自圆其说出来做秀。

2011年,郭美美和郭子豪在微博上多次发布其豪宅、名车、名包等照片,被指炫富。民众猜疑二人假公济私,滥用红十字会捐款。红十字会自此成为众矢之的,围绕它的冷嘲热讽、甚至谣言也是一浪接一浪。

随后,红十字会为汶川地震筹集的捐款有数十亿账目不明,疑似被挥霍,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进一步升级。

红十字会总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呼吁社会理解,伸出援手,做好当下雅安的救灾工作。

“我们完全理解和尊重公众舆论,”她于昨日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并承认“要重新拾起公众对红十字会的信任,还需要一段时间”。

一系列的负面事件确实对红十字会造成了十分严重的信任危机。“大家都有辨识力,谎言和丑闻逃不过人们的眼睛,”角度文化传播(Angle Communications)创办人Lisa Chang表示。“组织也好,个人也罢,只有承认和改正错误才能得到他人的谅解。”

与红十字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壹基金透露截至4月22日已通过腾讯、天猫、支付宝、新浪等网络平台收到善款4600万元时,收获的是网民更为积极的反馈。

郭美美的真实身份至今还是一个谜,要是不解开这个谜团,赵白鸽和中国红十字会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枉然。“一个组织要是目光短浅,它和它所开展的活动都赢取不了他人的尊重,”Chang说。

据2013年爱德曼信任度调查(Edelman Trust Barometer)数据,由于腐败、造假、政府不作为等因素,中国民众对官方机构的信任度(74%)低于对私人机构的信任度(81%)。

与大多数国际红十字会分支不同,中国红十字会有着官方背景,原来曾是卫生部的下属机构。虽现已独立,但依然与当局保持着密切关联。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关系是很难撇清楚的。当然,这一点是无益于捐款人情绪的。

“在中国,牵涉公益慈善的营销活动一直以来都备受争议,原因是,这些活动多是为己谋私,而非造福他人,”Chang指出。

万博宣伟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戴瑞强(Darren Burns)补充说,慈善是当代中国的“新兴事物”,相关法律规定还不完善。他表示自己见证过“无情的个人”借慈善之名从事犯罪活动。他们为一己之私玷污了整个慈善业。

壹基金在官方网站表示,壹基金收到的捐款都将打入中国红十字会账户。对此,李连杰解释说,壹基金是在深圳注册的独立法人组织,与中国红十字会没有任何关系。

2007年,壹基金与中国红十字总会合作设立“中国红十字会李连杰壹基金计划”,以独立运作的慈善计划和专案形式在中国大陆开展公益事业。2011年1月,挂靠在中国红十字会下的李连杰壹基金专项计划终止。在此之前,中国官方垄断慈善,禁止成立非政府慈善机构。

为打消民众恐惧,李连杰表示:“没人有胆量将这笔来自全国的善款私自挪为他用或乱用。”

今年2月,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周森提出慈善立法,扣工资强制捐款(就像现在纳税一样),此举被公众戏称为无耻的“工资抢劫法”。

这次强烈抵制再次反映了公众对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机构的不信任。鉴于红十字会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要恢复公众信任,红十字会更需要透明,罗德公关中国区高级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寿玉滢(Elan Shou)表示。

“建立信任需要数年,而摧毁信任仅需几天,”寿玉滢告诉Campaign亚太。“郭美美事件就是最好的例子。红十字会需要遵守慈善事业的游戏规则,透明地向公众公布善款的来龙去脉,并邀请第三方审计公司核查。”壹基金邀请德勤(Deloitte)审计,邀请毕马威记账。

“这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观念的转变是不会自动发生的,”寿玉滢说。

 

 

来源:
CLS Communication 协作翻译 / Translated in partnership with CLS Communication
© Haymarket Media Limited. 版权所有